半麵陀 作品

第1章 少帥醒來

    

外,中海前首富李文宏也來了。他們已經在監獄大門外等了幾個小時,隻求見先生一麵。”這兩個絕對是中海名的大佬,豪橫無比。多人削尖了腦袋都想結他們。淩傑卻彷彿聽見了兩個最普通不過的名字,連頭都沒回:“讓他們滾!”韓破笑了一下,點頭答應。隨後用鑰匙開啟囚籠大門,湊上去坐在淩傑邊染滿蜈蚣和蟑螂的地麵,一臉賠笑:“淩先生,我的大哥啊。你早就到了出獄的時間,該出去啦。”“你在這裡多留一天,我們整個聯合裝甲營和水...中海市,澄湖島監獄。

這是一座遠離陸岸的孤島,守衛森嚴得可怕。除了島駐紮著一個滿編製的陸空聯合裝甲營外,島外水域還停留著一整支巡洋艦編隊!

更可怕的是——

這足以發一場現代化戰爭的力量,隻為關押一個青年!

昏暗的囚籠裡,一個青衫青年坐在冷冰冰的地上,裡叼著一煙,凝著頭頂的采井。

通過微弱的線,可以看到旁邊的地麵鋪著稻草,幾隻蜈蚣和蟑螂在墻角圍著一隻死老鼠,散發出一難聞的腐臭味。

青年對此毫不在意,一接著一的著煙。

在這之前,他從未過一煙。

對於惜如命的一名修仙者來說,煙就和毒品一樣傷。

“刺啦!”

淩傑掐滅煙頭,英俊剛的臉蛋皺起了眉頭,那一雙深邃沉厚的瞳孔也了起來,輕輕嘆了口氣:“整整三年了!”

準確的說,淩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他前世是縱橫寰宇的修仙者,因為一次意外穿越到了中海市,依附在一個同樣做淩傑的倒黴蛋上。至於為何會被關押在這裡,那是另外一段故事……

“嗒嗒嗒!”

一陣整齊劃一,沉厚如鐘的腳步聲傳來。

地麵都跟著起來。

跟著,足足五百多名荷槍實彈的士兵,整整齊齊的站在囚籠外。

為首的一個健壯男子,穿著綠常服。鬆枝綠肩章底版上,綴有金枝葉和一顆金星徽!

這是將肩章!

這男子走到囚籠旁,筆立正,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澄湖島監獄長韓破,參見淩先生!”

這要是讓外人看見這一幕,怕是要被嚇個半死。

五百多名士兵紮住此地,不就是為了看押這個青年麼?

這……氣氛好像不太對啊?

淩傑背對著眾人,一言不發,並未在意在場的五百名士兵。似乎在他的眼裡,他們還沒這個分量和他平等的通。

韓破再上前一步,半彎著腰,語氣越發的恭敬了:“有人來接您出獄了。”

淩傑終於開口,用沙啞的聲音說了一個字:“誰?”

韓破道:“中海黑龍會會長張麒龍。除此外,中海前首富李文宏也來了。他們已經在監獄大門外等了幾個小時,隻求見先生一麵。”

這兩個絕對是中海名的大佬,豪橫無比。多人削尖了腦袋都想結他們。

淩傑卻彷彿聽見了兩個最普通不過的名字,連頭都沒回:“讓他們滾!”

韓破笑了一下,點頭答應。隨後用鑰匙開啟囚籠大門,湊上去坐在淩傑邊染滿蜈蚣和蟑螂的地麵,一臉賠笑:“淩先生,我的大哥啊。你早就到了出獄的時間,該出去啦。”

“你在這裡多留一天,我們整個聯合裝甲營和水域巡洋艦編隊合計上千人,就要為你多奔波一天。耗費太大,我很為難啊。”

淩傑重新點了一煙,慢悠悠的道:“你們也隨時可以滾。”

“大哥啊,你讓我們拋下你,還不如搞死我呢。”韓破這位大監獄長,麵十分恐慌。

淩傑夾了一口煙,冷冷的吐出了幾個字:“那你說個……屁!”

“先生教訓的是。”韓破連連點頭認錯。

提領上千人的將,那也是豪橫一方的大佬。

在淩傑麵前卻活的像個小弟。

周圍的士兵,見淩傑生氣,都屏住呼吸,萬分張。

淩傑對他們來說,不但是個瘋子,還是個奇葩!

至於淩傑怎麼來到這監獄的,他們不太瞭解。隻曉得淩傑第一天來監獄的時候就說他活膩了,然後從十層高樓一把跳了下去。

當時就把大夥兒嚇個半死!

結果,淩傑不但沒被摔死,反而屁事沒有。

之後,淩傑上演了無數求死的奇葩嘗試。

割腕刺剁那個啥都不算什麼。

比較囂張的是這哥們居然學火雲邪神,用手槍對著自己的腦袋開槍,然後用手接住子彈。很裝的說什麼天下武學果然唯快不破。

更囂張的是,打雷下雨的時候,這哥們獨自跑到樓頂抱住避雷針,仰天咆哮:我要乾翻的,是這蒼穹!

然後,天雷滾滾……

避雷針斷了,他依然沒事。

至於監獄裡的老鼠藥敵敵畏什麼的,淩傑素來有多吃多……仍舊沒屁事。

最後嘗試了萬般死法不得,淩傑心灰意冷,對這個世界似乎頗有怨言,放著大豪宅不住,把自己鎖在臟兮兮的球籠裡,和蟑螂蜈蚣為伍,白日煙,黑夜喝酒,頹廢的一批……

“咕嚕!”

淩傑擰開一瓶白酒,猛的喝了一口,冷冰冰的道:“沒別的事,你可以消失了。”

韓破靠的更近了,從懷裡拿出一串黑的紫檀佛珠,遞給淩傑:“這一次,恐怕先生真的要出去了。”

素來淡定的淩傑,看到這佛珠後,瞳孔驟然放大。

他一把搶過佛珠,拿在手裡仔細的檢視了一番,聲音裡有著難以掩飾的激:“陳老來了?”

韓破搖頭:“一個送來的。”

“帶我去看看!”淩傑豁然起。

蒼天吶!

大地吶!

韓破大喜,這怪瘟神終於要走了。不過心中很納悶。三年來,無論多大佬前來拜訪,淩傑連看他們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怎麼一串佛珠,能讓這個大神如此激?

“先生,小心地,我給你開門。”韓破激的差點就要祖宗了。正要為淩傑開啟囚籠大門。

不想——

“哢嚓!”

淩傑抬手一推,直接把三手腕大的囚籠鋼筋給拍彎了,然後很淡定的走了出去……

這……

韓破都嚇傻了。周圍的無數士兵也都看的目瞪口呆。

這,還是人嗎?

過了好一會兒,緩過神來的韓破連忙追了上去:“先生,等一下。張麒龍和李文宏給你準備了極其特殊的禮,我帶你去看看啊……”

……

監獄大門口,是一片很大的水泥地廣場。

一輛黑的桑塔納,靜靜的停在廣場邊緣。

車頭左側站著一個約莫二十幾歲穿米白係帶風的子,在白水晶高跟鞋的襯托下顯得高挑妙曼,容傾城,雍容華貴。的目凝視著監獄大門,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天空下起了濛濛細雨,陳煙雪撐起了傘,塗著正紅口紅的,微微輕啟:“魏先河叔叔,三年前,家道中落,鬥不斷,我爺爺臨終囑,將我嫁給了一個素未謀麵的死囚淩傑,從此我淪為一個寡婦,被嘲笑了三年,也被欺淩了三年。我知道爺爺是為了保全我,我早就接這一切了。為何,今天非要帶我來這裡?”

陳煙雪,原是中海第二大醫藥世家的掌上明珠,執掌一個千人的醫藥公司,秀外慧中,艷冠群芳,追求者不計其數。

然而三年前,執掌家族大權的爺爺病危,家族開始鬥,陳煙雪父這一脈敗下陣來。父親獄,母親瘋癲,爺爺陳國華臨終前更是做了一個驚天之舉——把陳煙雪嫁給一個死囚淩傑。讓陳煙雪徹底為一個笑柄。

也因此,陳煙雪免於被迫害,躲過一劫。

這三年來,陳煙雪苦心經營一家小診所,藉此謀生。

已然接命運的擺布,隻想平淡度日。然而,陳煙雪長的太了,氣質更佳……

前不久,對陳煙雪的貌材垂涎已久的張興,強迫陳煙雪做他的人。

陳煙雪拒絕後,張興百般糾纏,日夜跟蹤。最後潛陳煙雪的住,躲在櫃裡。穿著ol製服下班回家的陳煙雪,剛門就被張興用刀脅迫。

推搡的過程中,張興失足跌到,摔斷了脊椎,現在都還在醫院躺著,了下半不能彈的半植人。

這本來不是事兒,畢竟過錯方全在張興。

但,張興是中海黑龍會會長張麒龍的兒子,質就變了……

張麒龍應兒子請求,給陳煙雪兩個選擇:要麼承認故意傷人罪,餘生獄;要麼,以奴隸的份,無償照顧張興一輩子。

陳煙雪都快瘋了,日夜恐慌,幾度輕生……

就在幾個小時前,還站在天臺上,想跳下去一了百了。

是魏先河及時趕到,把救下,並強行帶來此地。還讓把爺爺留下來的佛珠送進了監獄……

魏先河凝視著前方厚重的鋼鐵大門,眼裡閃爍著濃濃的火焰:“隻有他,才能為你擺平趙興的事!”

陳煙雪眸一:“誰?”

魏先河道:“你的未婚夫,淩傑。”

“那個死囚,就關在這裡?”陳煙雪嚇了一跳:“他不是早就死了麼?”

魏先河搖頭:“他沒死!”

陳煙雪的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我聽聞,這澄湖島監獄關押著的,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死囚!魏叔你會不是要我去見這個惡徒吧?我寧願死,也不會承認是他的妻子。”

魏叔道:“誰說監獄關押著的就一定是罪犯?”

陳煙雪愣了一下:“難道不是嗎?”

魏先河搖頭:“你不懂。一般人可沒資格被關押在這裡。這座監獄,自三十年前建以來隻關押過兩個人。他,是第二個。”

陳煙雪咬牙:“那他也是個比張興還邪惡十倍的死囚!我不想見這樣的垃圾。拜拜!”

說著,陳煙雪踩著高跟鞋就要走。

魏先河立刻道:“你以為陳老臨終前是隨意將你托付給一死囚,隻是為了讓你免迫害?”

陳煙雪果然停了下來:“難道不是嗎?”

魏先河道:“當然不是,陳老知道,隻有把你托付給他,纔可安詳而去。”

陳煙雪麗的大眼睛瞪的更大了:“他,什麼來頭?”

就這時候,遠駛來一個豪華車隊。

十幾輛清一的賓士s級豪車,穩穩的停在廣場上。

車上下來一群穿黑西裝的彪悍大漢,他們在一輛邁赫車前站兩排,態度十分恭敬。

“哢嚓!”

車門開啟。

一個穿著黑唐裝的中年男子走了下來,他拄著柺杖,在一個眼睛男的攙扶下,來到監獄門口,雙目如電,氣勢驚人。

陳煙雪看到這人,渾倒吸了一口涼氣:“張麒龍!他,怎麼來這裡了?”說什麼天下武學果然唯快不破。更囂張的是,打雷下雨的時候,這哥們獨自跑到樓頂抱住避雷針,仰天咆哮:我要乾翻的,是這蒼穹!然後,天雷滾滾……避雷針斷了,他依然沒事。至於監獄裡的老鼠藥敵敵畏什麼的,淩傑素來有多吃多……仍舊沒屁事。最後嘗試了萬般死法不得,淩傑心灰意冷,對這個世界似乎頗有怨言,放著大豪宅不住,把自己鎖在臟兮兮的球籠裡,和蟑螂蜈蚣為伍,白日煙,黑夜喝酒,頹廢的一批……“咕嚕!”淩傑擰開一瓶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