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一百零四章 被綁架了第三更

    

沒問題吧?”李德氣定神閑的坐在沙發上,笑了笑道:“是你女兒找男朋友,怎麽搞的好像你去相親似的,這會兒應該是他緊張才對,你緊張個什麽勁啊?”“女兒是找男朋友,我這是看女婿!哎,你別說你不在意啊,晶晶可是你女兒,要是所托非人,我看你到時候比誰都急!”“所以我早早回來幫女兒把關了嘛,放心吧,有我在,那小子肯定逃不過你老公的火眼金睛。”兩人正說著,這時李晶晶領著唐賓進了門,看到自己爸媽都在客廳,就蹦過去叫...由於剛剛纔出現jing鈴誤報的情況,酒店的服務人員大多在處理客戶的投訴啊什麽的,忙得不可開交,唐賓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喘口氣的服務小姐讓她幫忙去看看,結果她猶豫了老半天才答應。

重新回到十一樓,幾個同事的房門又依次敲了一遍,果然都沒有反應,服務員考量之下讓總台幫忙開啟了房門,裏麵確實一個人都沒有。

“會不會你們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了,沒有通知你們?”服務員想了想後問道。

“不可能!”唐賓搖頭,“就算出去了也不可能所有人的電話都關機吧?”

“那這我就幫不上什麽忙了,要不你們先等等吧,說不準是他們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一會兒就自己回來了呢……那,我下麵還有事就不能陪你們了。”

唐賓看著她消失在通道拐角處的背影,心裏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李晶晶一臉的擔憂:“真的是開玩笑嗎?”

“房間裏的行李什麽都沒有少,也不像是突然離開,沒道理就這麽,就這麽平白無故消失了啊?”

兩人在房間裏又等了十幾分鍾,終於等不下去了,李晶晶十指緊緊扣著唐賓的手率先說道:“不對,不對,肯定哪裏不對,唐唐,我總覺得這是一起yin謀,你說莫名其妙的火jing就響了,他們人又不見了,肯定是出事了,要不我們報jing吧?”

唐賓滿臉糾結,兩道劍眉都快擰到一起了,他也不認為這是大家一起開的什麽玩笑,於是拿起電話撥打,可是在述說了一番情況之後,報jing接線員居然說失蹤時間沒有超過二十四小時,不能受理。

“也許,這就是一起特意針對我們皇甫集團的yin謀,如果不是我們剛好去了樓上另一個房間,可能這會我們也不在這裏了。”唐賓沉思了一會道。

“是今天招標會上的人,競爭者?”

“有這個可能。”

“啊,那,那他們會不會有事?”

“不好說,如果是阻止我們中標,這也無濟於事啊……不行,我們先回樓上那房間,這裏不安全,然後馬上通知雁姐!”

“啊,有危險?”李晶晶馬上驚的跳了起來,“那趕緊走,趕緊走!”

江州西晴園小區,一套躍層的房子裏,葉雁正好洗完澡穿了件睡衣躺在大床上,她此刻腦子裏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有點睡不著,老是在心頭跳出來唐賓的身影,白天他的那個電話讓她現在還覺得心裏別扭,她也覺得自己好像入魔了,為什麽老是想到他呢?特別是離了婚之後,心裏對他的念想真的像長了草似的一匝一匝,可是他明明早就有了女朋友了,為什麽自己還是忍不住的想他呢?

手裏捏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個簡訊傳送界麵,收件人是唐賓,內容寫著睡了嗎三個字,但是葉雁猶豫著要不要發過去。

正在極度糾結的時候,手機突然一震,有電話進來,一看居然就是唐賓,讓她突然好像有種心思被窺破的錯覺,小手一抖差點把手機扔出去。

“這麽晚打過來,會是什麽事呢?”

她無端端的突然感覺心裏泛起一股歡喜,可是等她聽到第一句話之後,整個臉se就變了。

“雁姐,好像出事了,一起到中海的同事,除了我和李晶晶,全都不見了!”

“什麽,不見了?怎麽回事,你仔細說清楚?”葉雁大吃一驚,趕緊從床上坐了起來,滿臉都是嚴肅。

唐賓在那頭簡單的把事情敘述了一遍,葉雁聽了之後足足沉默了三分鍾,這才說道:“唐賓,你和李晶晶暫時在那個房間裏呆著,哪也別去,我現在就連夜過來。”

放下電話,葉雁又沉思了一會,馬上又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左隊長嗎……是,是我,你現在立即召集三名機靈點有經驗的手下,馬上跟我去一趟中海……不用,事情緊急,十五分鍾後,我在公司門口等你。”

掛掉,再撥另一個號碼。

“喂,是馬經理嗎……對,不好意思,這麽晚打擾你,中海銀行監控識別的招標會可能出了點意外,我要你明天就帶著團隊一早趕往中海,以備不時之需……好,到時候電話聯係。”

電話打完,葉雁嗎撒謊那個起身換衣服,拿了手包匆匆跑到樓下,啟動紅se寶馬跑車轟的一聲呼嘯著衝進了午夜的街道。

晚上十一點。

唐賓和李晶晶坐在房間的大床上,兩個人剛剛還在這裏激情纏綿,可現在雖然抱在一起,心裏卻七上八下的,都在擔心同事們現在怎麽樣了。

“捉泥鰍,捉泥鰍,我們一起去捉泥鰍……”

突然,唐賓的個xing手機鈴聲一陣急促的響了起來,他拿起來看了看,發現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抬眼和李晶晶對視了幾秒鍾,心裏沒來由的閃過一絲悸動,皺著眉頭接了起來——

“喂,你好!”

“你就是唐賓嗎?”對麵說話的是個聲音稍顯沉悶的男人。

“你是……?”

“你的幾個同事現在全都在我的手上!”

“什麽?”

唐賓霍的站了起來,因為房間裏很靜,手機並不怎麽隔音,所以李晶晶也清楚的聽到了對方說的話,兩個人都心裏巨震,瞪圓了對視的眼睛,腦子裏同時跳出兩個字——綁架!

沒想到真的是一個yin謀,隻是綁架這麽不靠譜平時隻能在電視上看到的情節居然現在活生生的出現在兩個人的身邊,而且正等著自己去解答。

李晶晶心裏一陣驚慌,兩手緊緊的摟住了唐賓的胳膊。

唐賓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緊張慌亂在所難免,一顆心呯呯呯的亂跳,深呼吸了幾次強自壓下那股抽搐般的情緒之後,靜靜的說道:“你們是誰,想幹什麽?”

“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問我也不會跟你說,至於想幹什麽很簡單,你和你的女朋友一起來東江路西郊別苑,這裏是個還在開發的新樓盤,你們來了,我保證你們什麽事都沒有。”

唐賓皺了皺眉,對方連李晶晶是自己的女朋友都知道,顯然是那些同事或許在被逼之下說出來了,“你當我是傻子嗎?我過去豈不是自投羅網?”

對方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小子,實話跟你說也沒關係,你們不是代表皇甫集團來中海投標的嗎?你們擋了人家的財路,人家自然要對付你們,這事情對我來說很簡單,阻止你們明天出現在開標大會上就可以了,所以你要做的就是一不報jing,二不通知你們公司,然後乖乖來西郊別苑跟哥兒們玩一天,這有好酒好菜招待,明天下午就完完整整把你們放了,每人還有個大紅包,你覺得我這主意如何?”

這綁匪也真是夠直白的,想做什麽,什麽結果都說的清清楚楚,可是自己能這麽幹嗎?這麽做說嚴重點就是商業犯罪,到時候怎麽跟提拔自己的雁姐交待,而且等著自己的升職加薪也會化為泡影,更何況剛剛已經通知了雁姐,估計早就做出了安排,於是說道:“我要是不去呢?”

對方笑了起來,道:“現在是經濟社會,大家講究利益為先,你要是不來我也不會殺他們的,最多女的麽輪她一百遍啊一百遍,男的麽喂點好東西拉到天台上去跳舞,怎麽樣,到時候他們的債可就要算在你的頭上了。”

混蛋!

唐賓心裏罵了一句,看了眼一臉擔心的李晶晶,說道:“我女朋友晚上已經回江州了,你要我把她也帶上,那我真是無能為力了。”

“你放屁!”男人罵了一句。

“不相信我那就沒辦法了!”

唐賓可不願意為了同事把李晶晶給搭進去,況且他們這幫人隻為求財,不見得真的會動那些人。

這時,電話裏傳來劉菲菲的嘶喊聲:“唐賓,快救救我們,救救我們……”

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就被拉開,然後那男人的聲音繼續道:“怎麽樣?給你一分鍾時間考慮,想好了過不過來!”緊腳底抹油,逃也似的跑了。“真是個膽小鬼!”女子嬌嗔的說了一句,扭著水蛇腰走了。回到包廂裏的時候,唐賓發現葉雁已經回來了,李晶晶搖搖擺擺的拉著他道:“你……跑哪去了,我正要……,正要給你打……打電話呢?”唐賓苦笑道:“還能去哪,找她呀,這不找了一圈沒找到嗎,誰知道自己回來了?”他注意到葉雁此刻的情緒似乎不太對勁,一個人坐在那裏喝悶酒,一杯接著一杯的往嘴裏倒。在場其他人估計也是醉的夠嗆,不但沒有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