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一章 愛在病房

    

人的胳膊,給唐賓介紹:“爸爸,媽,這個就是……唐賓!”然後,她看著唐賓道:“唐唐,這個就是我爸,這是我媽,你看他們是不是很有夫妻相?”唐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恭恭敬敬的叫了聲:“叔叔,阿姨,你們好!”剛才他是想好了什麽都無所謂,反正自己不是真的要做李家的女婿,可是當真正看到李晶晶父母的時候,他還是忍住有點緊張了起來。唐賓給李家父母的第一印象還是挺不錯的,畢竟一米八的身高,儀表堂堂,穿的衣服也算得體,...病房裏靜悄悄的,隻有唐賓高山流水的噓噓聲透過被子飄蕩在四周,葉雁手握著那逐漸熱乎乎起來的尿鬥,羞澀的眼眸左右亂轉,一排潔白晶瑩的貝齒差點把嘴唇咬破,空著的一隻纖手不安的捏著被子的一角,心裏極度複雜。

唐賓本來也是窘迫的要死,可實在是憋的狠了,要換在平時估計這會是怎麽也尿不出來的了。

不過這廝看到葉雁比他還要羞怯,甚至看起來有點緊張的樣子,竟然一下子沒來由的放鬆了下來,心裏有種無法言喻的惡趣味悄然升騰起來。

也許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你追的時候我就拚命逃跑,可要是換成你逃跑了,那我又會反過來奮起直追。唐賓現在就是這種情況,看到葉雁如此羞答答無地自容的表情,他反而鎮定了下來,一邊噓噓一邊頭枕在病床靠背上,還繞有興致的看著她駝紅羞怯迷人的風情。

說老實話,從最開始認識葉雁的時候,唐賓覺得她就是一個冷冰冰沒有任何人情味的職場母夜叉,晶晶給她取的這個外號一點都沒有錯,特別是她剛剛上任就老是針對自己,以至於他都不敢看到她,繞著她走;不過隨著後來一係列事件的發生,不知不覺就讓他改變了對她的看法,也開始正視起她的全部:葉雁在職場上無疑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說是女強人也不為過,而且她妍姿俏麗,模樣柔美,一眼看很像韓國影星樸秀娜,美侖美奐自是不在話下,最重要的是,她現在給唐賓的印象就像一名百變妖姬,時而冷若冰霜,時而嬌羞憨態,這會兒也許覺得洋溢的鄰家美少女……

他現在都有點分不清這個女人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存在!

唐賓的一泡尿足足撒了有一分多鍾,這廝是愜意了,不僅膀胱輕鬆,還一邊爽一邊看美女,葉雁卻被他弄的好不尷尬,心裏一個勁的在想:“怎麽還沒好啊,這家夥到底喝了多少水?”

“快點完了吧,求求你了!”

“……那東西,可真嚇人……”

終於,唐賓又連續滴了幾下,才徹底宣告結束,這廝放完後還很風sao的渾身激靈了一下,害得葉大小姐無限嬌羞又極其嫵媚的丟了他一個白眼。

一切結束,葉雁一言不發的拎著裝滿了大半壺的小便器跑了出去,過了老半天纔回來,丟下一句“我去買早餐”,然後看也不敢看他低著頭走了。

葉雁出去沒多久,病房裏就又來了一個人,唐賓一看居然是李晶晶,於是趕緊說道:“晶晶,你怎麽過來了?你的傷還沒好……”

李晶晶穿了一身條紋病號服,看上去鬆鬆垮垮,右手臂被固定著,估計是怕她牽動肩上的傷口,此刻的她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頭發也亂七八糟的,穿著一雙病房的拖鞋走到唐賓的床前。

“我擔心你!”小妮子跟他挑破關係後,說話總是喜歡直來直去,不用怎麽思考,一邊說就一邊在葉雁坐過的椅子上坐下,拉過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裏。

“已經沒事了!”唐賓笑了笑說道,“那啥,我剛剛上了個小號,還沒洗手。”

“啊,你個臭家夥,幹嘛不早點說……我去幫你拿濕毛巾。”她說著就要站起來。

“別,你自己還傷著呢,不要亂動!”唐賓趕緊拉住了她。

“我這隻手又沒受傷,纔不要和你臭烘烘的握在一起呢!”

“嫌我臭啊?還不知道誰昨天晚上非要吃掉我呢?”唐賓哈哈笑了一聲,不過還是放開了她。

高階病房裏並不缺少毛巾之類的生活用品,其標準和星級賓館可以媲美,李晶晶單手打濕了一條毛巾,回頭讓唐賓自己仔仔細細擦了幾遍,臉上也抹了兩把,這才又坐回來,“唐唐,你還疼嗎,今天什麽時候可以手術?”

“不疼了,真的!”唐賓摩挲著她的臉頰,無限愛憐,“對了,你還沒跟我說,你昨晚怎麽會被人抓到的呢,我不是讓你在遠處躲起來等jing察的嗎?你知不知道,那把刀架你脖子上的時候,我都要被嚇死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我……我怎麽活啊?”

他說這話的時候還是感覺心有餘悸,想想都覺得可怕,對自己貿貿然帶著她一起冒險無比後悔,以後她再怎麽說都不能這麽幹了。

“你才把我嚇死了呢,我一看到你,那麽多血……我……”她說到這裏咬著下唇又要掉眼淚,“以後我再也不準你冒這樣的險,就算我要當個壞人,也不讓你去!”

“哪有那麽多危險,這次是意外,好了,別哭了,你看眼睛都腫了,成了金魚阿姨就不好看了!”

“你才金魚,你才阿姨呢!”李晶晶伸手要扭他,可還沒下去手又有點捨不得了,改為拉住他的手道,“昨晚,我本來是躲得好好的,後來我看到有jing車來了,就跑過去找他們,結果剛剛跑出小巷口,就遇上了幾個匪徒。”

唐賓滿臉憤憤:“這些jing察全都是沒腦子的,明知道是綁架,偏偏拉那麽大jing燈,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真特麽腦殘,我也是被他們害的!對了,他們抓到你的時候,有沒有為難你?”

“還好,因為有jing察來,他們匆匆帶著我往回跑,然後到了那就看見你了。哦,那三個黑衣人是什麽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這次真是多虧了她們,不然我們倆就真慘了!”

“是啊,好想當麵謝謝她們!不過你現在就很慘了,兩條腿都傷了,我都不知道你回去以後怎麽辦,嫂子一定會怪我沒照顧好你的。”

唐賓說道:“這怎麽能怪你呢,是我自己硬要去的,說到底,是我連累了你,等回了江州,你媽不要過來殺了我纔好。”

“嗬嗬!”李晶晶抹了抹眼睛,“你嚇到我了,所以要負責給我壓驚……吻我……”

說著她就俯下身去。

“我還沒刷牙……”

“我也沒有……”

葉雁提著一袋早餐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兩個人在病床上嗞嗞嗞的接吻,不由得又好氣又好笑,心裏微微還有些吃味,於是在房門上重重的敲了兩下。

兩人被敲門聲驚醒,豁然唇分,同時轉過頭來——

“雁姐!”

“呃,葉經理!”

葉雁臉上立即嫣然一笑,似嗔似怪的說道:“李晶晶,你的傷剛剛纔好一點,怎麽就跑出來了?”

李晶晶因為和唐賓接吻被看到,臉上有些羞紅,迅速看了一眼唐賓,輕聲道:“我……來看看他,我沒什麽大礙,謝謝葉經理。”

葉雁把手裏提著的早餐放在病房的桌子上,道:“什麽謝不謝的,你們都是為了公司才受了這麽重的傷,說謝謝的也應該是我才對……既然你們現在都醒了,那就吃點東西,應該也餓了吧?李晶晶,你右手不方便,還沒洗臉刷牙吧,那個……唐賓你是大男人,多餓一會沒關係,就先在這裏躺著,我去伺候你女朋友。”

“呃,好的!”唐賓愕然的點頭,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心說雁姐剛才還跟新媳婦似的害羞的要死,現在居然一點都看不出來。

“李晶晶,我們走吧!”葉雁上前去拉李晶晶的手,笑盈盈的說道,“你們倆不會這麽點時間都離不開了吧?”

“怎麽……怎麽會呢?”李晶晶臉紅紅的說道,跟著她從門口出去。

===================

是不是雙月票了,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小的蘿莉,你也下得去手……禽獸啊!涼亭裏,小蘿莉扭著劉誌安的耳朵撒嬌發脾氣:“笨蛋安安,你都交的什麽破朋友,叫你不要摸不要摸,可你偏不聽,好了吧,被別人看去了,叫人家以後怎麽見人啊?”劉誌安趕緊道歉:“不會的,不會的,絕對不會看去的,萍萍,你要相信你老公,因為你老公我自己都看不到。”“什麽,你再說一遍?”“啊,親愛的老婆,我不是這個意思,真不是!”“這個意思是什麽意思?”“那個,就是……我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