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一百一十二章 骨骼界第一人

    

反而不重要了。“那我們走了!”李晶晶笑著說道。在上班的時候,李晶晶就仔細審查過唐賓身上穿的衣服,雖然不是高檔的西裝白領,隻是一套休閑服,不過穿在身上還算過得去,本來她還想著如果衣服差強人意,就馬上去商場另購一套。看到她從辦公桌下麵拿出兩個禮盒裝的東西,唐賓就眼皮子一跳,他就算再怎麽傻,也知道接下去要發生什麽事情了。“真的逃不過去了嗎?”唐賓心裏不禁想到。看到前麵李晶晶心情愉快甚至興奮的踩著步伐,唐...上午八點多鍾,一輛黑se的路虎攬勝再次出現在海第一人民醫院門口,左隊長率先開門下車,然後繞到另一邊去把後車門開啟,一名穿著黑se山裝須發皆白的老者被扶了出來。

一下車,老者就抬頭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腦袋轉來轉去一副很新鮮的神情,跟他的一身扮相著實有些不太相符,左隊長伸出手恭恭敬敬的扶著他,卻被他一揮手打掉了,嘴裏嚷嚷著:“哎——,左小子你別扶著我,我又不是老的走不動路,你一個大男人摸著我,難不難受啊,我這一身雞皮疙瘩都要掉下來了。”

他說著還猛的哆嗦了一下,把一隻被左隊長摸過的手甩了又甩,似乎很介意被別人碰似的。

左隊長收回手輕笑了兩聲,也不在意,掏出手機就給葉雁打起了電話——

“大小姐,我已經把東方老先生請來了,現在就在樓下,馬上去找你們。”

此刻,葉雁正和唐賓以及李晶晶一起吃早飯,昨晚上折騰了半宿,她現在也餓的不行,接到電話,她馬上開心的笑了起來:“太好了,我現在就到樓下去接你們。”

結束通話電話,葉雁就站了起來,說道:“好了,唐賓你的主治醫生到了,我去迎接一下。”

唐賓奇怪的看著她:“什麽主治醫生?不是……還沒有確定嗎?”

葉雁神秘一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說完,她就快速從病房裏跑了出去,留下唐賓和李晶晶麵麵相覷。

葉雁乘坐電梯來到醫院大廳,剛好看到左隊長帶著東方白進來,於是馬上快步迎了上去,甜甜的叫了一聲:“東方爺爺,你終於來了!”

老者,也就是東方白,一看到葉雁就笑的眼睛都眯起來了,張開雙臂就衝了上去,說道:“哈哈哈哈,雁丫頭真是越來越漂亮了,爺爺可想你了,來來,讓爺爺抱抱!”

葉雁趕緊側身往旁邊躲開,一臉羞惱的說道:“東方爺爺你還是這麽為老不尊,喜歡占人家便宜,小心我去告訴水nainai,讓她天天盯著你。”

東方白一聽就萎了,放下手臂,耷拉著腦袋,道:“爺爺隻是很久沒見你,激動的嘛……哈哈,雁丫頭,你可千萬不能告訴水老太婆,要不然,我都得難過死了。”

葉雁銀鈴般嬌笑,說道:“行啊,那你一會幫我朋友好好治病,我就不在水nainai麵前告你的狀,而且還幫你美言幾句!”

“真的?那太好了……對了,雁丫頭,你讓爺爺我大老遠的懶覺都沒睡成就跑到這灰塵滿天的大城市裏來,到底要救誰啊?”

“救一個朋友!”

“什麽朋友這麽重要?男的女的?”

葉雁臉se一紅:“哎呀,見到不就知道了嘛!”

東方白眼睛一亮,催促道:“那趕緊走,趕緊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麽大人物……”

這時,左隊長說道:“大小姐,我去jing局那邊看看,瞭解下情況,小新和小金已經把昨晚被綁架的人帶回酒店休息,國棟會繼續留在醫院待命,有事可以讓他去辦。”

“好的,辛苦你了!”

……

當東方白見到正靠在搖起來的病床上,嘴裏啃著一個大饅頭的唐賓,滿臉驚奇的走上前去瞧了個仔細,左看看右看看,最後指著唐賓道:“雁丫頭,這就是你要爺爺我大老遠跑來救的那個人啊?我看沒什麽特別嘛,兩隻眼睛一個鼻子,還比不上爺爺當年我風流倜儻……”

然後他又看了看旁邊的李晶晶,笑道:“這個女娃倒是長得好看,骨骼清奇,是個可造之材……”

說到這裏,東方白忽然頓住了,滿眼不可思議的盯著李晶晶,彷彿要把她從裏到外看個透明,李晶晶被他的眼神看的心裏發毛,止不住的忖思這老頭不會有什麽毛病吧,正要轉身離他遠一點,冷不防老頭子手一伸就抓住了她的皓腕,兩根手指搭在她的脈搏上。

李晶晶被嚇了一跳,嬌喝著趕緊想把他甩開,不料老頭子手力驚人,居然紋絲不動,不過短短五秒鍾之後,老頭就放開了她的手,轉而一臉興奮的看著她,笑眯眯的說道:“喂,小娃娃,你拜我為師,給我當徒弟怎麽樣,爺爺我……呃,不,師傅我把一身所學都教給你,讓你成為未來骨骼界的第一人?”

什麽骨骼界的第一人?

李晶晶被他說的臉紅,剛被他抓過的手腕還有點痛,卻猜不到這老頭到底是什麽來曆,隻見他跟葉雁一起進來,心想應該也不會是什麽失心瘋,於是索xing把頭轉開不理他。

葉雁一腦門黑線,這個東方白就是xing格跳脫,平時不太靠譜,對漂亮女孩子又總是喜歡為老不尊的逗弄兩下,真是頭疼:“東方爺爺,我們是來治病的,收徒弟的事情,等治好了病再說好不好?”

東方白鬍子一翹,說道:“治病急什麽,這小子又死不了,收徒弟纔是大事情呢!”

這麽說著,他又繞到李晶晶的眼前,笑嗬嗬的說道:“怎麽樣,女娃娃,跟師傅我學醫術,保證你絕對不會後悔……這天底下想拜在師傅我門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是師傅我一個都看不上,乖徒兒,我就看你了,趕快拜師吧,哈哈!”

房間裏的其他三人一陣無語,這老頭實在太沒譜了,哪有隨隨便便拉著一個人說要人家馬上拜師的?

李晶晶也聽出來了,敢情這老頭就是葉雁找來專門為唐賓治療腿傷的醫生,可是這樣的醫生……行嗎?

葉雁雖然也滿頭黑線,但是對東方白還是瞭解甚深的,知道他的話並沒有誇張成分,想拜入他門下的人的確大有人在,而且這老頭也的確一個都看不上,所以對於他說想收李晶晶為徒的事情心裏感到非常詫異。

這時,李晶晶看著東方白問道:“你真是醫生?”

東方白笑嗬嗬的說道:“那是當然,而且絕對高明。”

“能治好他的腿傷?”李晶晶指了指唐賓的腿。

“沒問題,手到擒來!”

“你看都沒看,怎麽知道就能治了,肯定是騙人的!”

“呃……那我看看!”

東方白隨手拽開蓋在唐賓腿上的被子,此際他的斷腿上正用鋼板夾著,露出淤紅腫脹的肌膚,昨晚被鐵棍砸到的地方麵板也破了一大塊,看上去就感覺很痛,李晶晶和葉雁看了臉上同時一抽,都不敢再看第二眼,東方白在唐賓裸露的小腿上吭哧吭哧捏了兩下,痛的他滿頭大汗,死咬著牙才沒叫出來,李晶晶看著都快哭了,趕緊阻止老頭繼續折騰,叫道:“老頭你就不能輕點,要把人痛死啊!”

東方白回頭看了看潸然yu泣的李晶晶,一雙老眼眨巴了兩下,又奇怪的看了看葉雁,站起來捋著山羊須嗬嗬笑道:“這小子難道不是你的小男人嗎?怎麽我看我這乖徒弟比你還緊張的樣子?”

葉雁被他說的滿目羞紅,啐了一口道:“你胡說什麽呀,我跟他……隻是同事關係。”

“嘿……不像不像,隻是同事關係,你還大老遠半夜三更把爺爺我從楓林鎮拉到這裏來,沒道理啊!哦……,你放心,你偷偷告訴我,我不會告訴姓羅的那小混蛋的。”東方白隻知道葉雁和羅浩結了婚,卻不知道兩人剛剛已經離婚了,另外這家夥說是偷偷告訴自己,可那嗓門一點都不像說悄悄話的樣子。

葉雁差點被他氣死,偷偷看了眼李晶晶,道:“真不是,他……是我幹弟弟,你的乖徒兒纔是正牌女朋友呢!你還是趕緊看看怎麽治病吧,要不然這乖徒弟肯定不願意認你!”

東方白立即說道:“說的對,說的對!還是我的乖徒弟重要!”

李晶晶這時從床頭櫃上把昨晚拍的x光片拿出來給東方白,她可不願意他再胡亂的在唐唐的傷腿上瞎按一通。

東方白接過片子照著燈光粗粗一看,馬上放了下來,嗬嗬笑道:“小傷,沒問題,師傅我簡直手到病除,怎麽樣,乖徒兒快磕頭拜師吧!”

李晶晶滿臉鬱悶:“你都沒仔細看,怎麽就能確定了?”

東方白委屈的說道:“我看了,真看了啊!不就是骨折嗎,還帶點粉碎,沒問題啊!”

李晶晶道:“可是昨晚醫生說粉碎xing骨折挺麻煩的,動了手術還不一定能完全恢複呢!”

“哈哈,那是別人,要是人人都能治好,雁丫頭幹嘛巴巴的把我找來,所以,嘿嘿,要想把你的男朋友恢複成活蹦亂跳的樣子,趕緊拜我為師吧,不然這小子以後變成了瘸子,他就要拄著柺杖陪你散步了。”

老頭子說完還一瘸一瘸的模仿了一下拄著柺杖走路的樣子,把李晶晶都急哭了,跺著腳說道:“你把唐唐治好了,我就拜你為師!!”

東方白把頭搖得像波浪鼓:“不行,不行,你先拜師,我再治!”

“拜了你不治怎麽辦?”

“我治了你不拜怎麽辦?”

……

李晶晶再三確定這怪老頭果真是葉雁請來的醫道高手之後,還是無奈的先跪下拜了三拜,算是拜師完成,把東方白這老貨高興的直拍手,惹的其他人哭笑不得。

點鍾,唐賓被推入手術室。

東方白算是外來的醫務人員,本來海第一人民醫院是不允許外來醫生給病人看病的,可是醫院的負責人一聽說是東方白,馬上就把這條規則給臨時廢除了,甚至對他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差點還想讓媒體過來現場直播,讓唐賓等人驚的目瞪口呆。

後來才聽葉雁解釋說這東方白在醫學界,特別在骨傷科一脈,絕對是登了頂的權威,是真正的牛人。

坐在手術室外麵的休息凳上,李晶晶好奇的問葉雁:“葉經理,這老頭真有你說的那麽玄乎?”

葉雁笑了笑道:“你看到剛才醫院裏那些人的反應了,我就算不說你也應該明白了吧!”

李晶晶用剩餘的一隻左手抓了抓頭皮,剛纔是為了救唐賓情急之下才答應老頭做他的徒弟,可是現在靜下心來一想,完全一頭霧水,自己可從來都沒學過醫,完全就是個外行,讓自己現在再去學醫……這不會太晚了嗎?擔。原來兩人商量著是偷偷跑進羅浩和那女人的房間,將幾個微型的無線針孔攝像頭安裝在裏麵,獲取他們在房中男娼女盜的證據;原因是羅浩和葉雁這段時間正在鬧離婚,而羅浩的說法是葉雁在外麵不守婦道,首先背叛了婚姻,理應將家**同財產的絕大部分分給他,而葉雁自然不肯答應,一則她根本沒有出軌,不願意承擔這樣的罪名;二來在財產上的事情,也不能任由他說了算的,裏麵還有更複雜的關係。如今,被唐賓無意中發現羅浩在外麵和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