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表姐短暫的愛情

    

嘴。**************************白天鵝公寓,李家。李晶晶和父母坐在餐桌前一起吃飯,胡愛英問女兒:“晶晶啊,你和小唐現在相處的怎麽樣了?”李晶晶把一條魚骨頭吐在紙巾上,頭也不抬的說道:“挺好的啊!”“我知道挺好的,媽媽是問你,發展到哪一步了?”胡愛英這麽一說,邊上的李德也豎起了耳朵傾聽。李晶晶抬起頭看了看兩人,頓時臉上羞紅了起來,“哎呀媽,有你這麽問人家的嗎?多難為情啊!”“...唐賓的外婆家是鎮上一處青磚黑瓦的老房子,格局有點像民國時期的簡易四合院,

以前因為離家比較近,所以往常的時候,唐賓經常會陪著母親到這裏來串門,偶爾一家人全都過來一起吃飯聚聚什麽的,所以他對這裏的一切都很熟悉,倒是周晚晴以前隻是來過一回兩回,而唐心則是第一次光顧這個太公太婆的家。

小孩子對陌生的壞境總是充滿了好奇,在房子裏麵跑來跑去也不嫌累,偶爾看見一件沒見過的事物,總是拉著叔叔問東問西。

屋子裏,唐賓陪著兩位老人閑聊,兩年沒見,二老對現在他這個唯一的外孫流露出了濃濃的關心之情,平常的時候見不著人,嘴裏老是唸叨著,如今人就在眼前,自然好好一番問候,事無巨細的問著一些可能連他自己在平時都沒怎麽注意的生活瑣碎。

這一刻,屋子裏蔓延的是親情,老人濡沫的溫馨。

而周晚晴則是被姚美琴拉著一去買菜去了。

等到下午四點半的時候,幾個人忙活著燒了一大桌子菜肴,姚美琴更是一個電話打給了自己的老公,讓他早點過來這邊一起吃飯,隻是那頭似乎並不順利,她說了一陣後語氣憤憤的結束通話了電話,抬眼看了看唐賓,唉聲歎氣的說道:“哎,小賓,自從你爸離開了以後,你大姨夫在鋼鐵廠幹的也不舒心了,他上麵的領導老是給他小鞋穿,搞得現在幾乎每天都要加班加點,想讓他早點回來吃個飯都千難萬難,怎麽說呢,也怪他這人自己吃不開,上下不太會打點,老實人總是要被人欺負。”

唐賓心裏一動,暗想以前自己父親在的時候,是鋼鐵廠的高管,那時候大姨夫就是靠著父親的關係才做上了車間主任的位置,現在牆倒眾人推,沒了父親的看管,大概是要看別人的臉se做事了,隻是這些事情唐賓並不怎麽接觸,鋼鐵廠當時給了唐家一筆不小的體卹金後,也就斷絕了關係,如今他也隻能聽聽。

這時候,唐賓的外公不滿的看了眼女兒說道:“美琴,你說這些幹什麽呀?小賓又不懂鋼鐵廠的事情。”

姚美琴撇了下嘴,說道:“爸,我也就是隨口一說,心裏憋著難受,”

唐賓笑了笑,和旁邊的周晚晴對視了一眼,這時候忽然想起來馬茜麗出去已經有一會了,可是現在還沒有回來,於是開口問道:“大姨,表姐的男朋友是哪裏人呀,住的遠嗎?”

一說起這個,姚美琴眼裏不經意的閃過一絲得意,說道:“不遠,是隔壁七賢鎮的,家裏開了一家食品加工廠,聽說下麵的工人有近千人呢,那男的比我們家小麗大三歲,剛剛好,他可喜歡我們家小麗了,隔三差五的就跑來我們家送點禮品什麽的,嗬嗬!”

聽她這麽說,唐賓心裏也由衷為表姐感到高興。

表姐馬茜麗大學畢業後就在一家初學校教物理,加上她容貌氣質俱佳,身段又婀娜多姿,稱的上是美女教師,聽說現在教師的待遇跟公務員接軌,應該還是不錯的,再加上找了個有錢的男朋友,以後大姨家應該不會再為經濟發愁了吧!

想當初,家裏出事急需要錢的時候,大姨家雖然也不算有錢,但還是拿了三萬塊出來,連借條都沒跟唐賓要,直說不用還什麽的,可說大姨對唐賓一家還是極好的,不過,就在前不久,唐賓還是把三萬塊錢還給了他們。

“說起來,這妮子出去有一會了,現在也該回來了吧!”姚美琴算了算時間說道,“我給她打個電話問問,不會小張又跑到什麽地方買禮品去了吧?”

一會之後,姚美琴的電話打通,還沒說一句話,馬上大聲喊了起來:“小麗,你怎麽了,別哭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你現在在哪……,你了別嚇唬媽!”

這麽一來,屋子裏的幾個人都滿臉的緊張,豎起耳朵聽她到底怎麽說。

“在哪,在哪……,啊,那你等著,媽馬上就趕過來!”

放下電話,姚美琴一臉焦急的脫下身上的圍裙就要走,可把屋裏的幾人急的要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姚老爺子急忙問道:“美琴,到底小麗怎麽了,你倒是說清楚呀,要把我和你媽急死呀?”

姚美琴也顧不上多說:“爸,具體我也不知道什麽情況,小麗現在正在七賢鎮路邊哭呢,我得趕緊去把她找回來,回來再說!”

唐賓心裏倒是想跟著一起過去看看,不過他現在腿傷了自顧不暇,卻是幫不上什麽忙,還是周晚晴出聲道:“小姨,你別急,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那你們小心點!”

眨眼間,兩個女人就出了院子,唐賓坐在二老邊上,安慰道:“外公,外婆,可能是表姐跟她男朋友鬧了什麽別扭,應該沒事的。”

幾個人在房裏等的心焦,半個多小時之後,大姨和嫂子才拉著馬茜麗從外麵進來,唐賓看到表姐眼圈紅紅的,臉上還有一個巴掌印,顯然哭完沒有多久,而且居然被人打了,等到大家問起來,姚美琴才滿臉憤憤的把路上問到的結果說了出來——

原來馬茜麗剛剛就是開著車去接他男朋友的,不過間出現了點變故。

她過去的時候也沒打電話,直接把車開到了他們家門口,可是下了車才發現他們家正有幾個人在爭吵,原先她還不當一回事,繞了過去想直接去找男朋友張超,隻是張家人一見到馬茜麗,頓時臉se變得古怪尷尬了起來,連連拉著她說張超不在家雲雲,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年紀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子忽然衝上來二話不說就一個大巴掌甩了過來,馬茜麗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打的滿臉通紅,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那女子還要再動手的時候,幸好被旁邊的人拉開。

從那女子罵罵咧咧的言語,馬茜麗才得知事情真相,原來這女子原先就是張超的女朋友,而她在兩個月前得知自己懷上了張超的孩子,就想著趕緊和他結婚,不然肚子大起來就難辦了。可是張超一聽說這事之後,卻並沒有答應馬上結婚,而是勸她把孩子做掉,這下子女子就不願意了,兩人發生爭吵最後演變成了分手,張超扔下一筆錢就拍拍屁股走了,後來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馬茜麗,轉而對她發起愛情攻勢。

不料這前女友拿了錢後根本就沒去打掉孩子,而是想著等肚子大一點之後直接跑到張家來逼著他結婚。

可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她就發現張超居然和馬茜麗好上了,這下子她就急了,於是拉了自己父母親戚,直接跑到張家來討說法。

然後,就那麽湊巧的遇上了馬茜麗。

等到姚美琴把話說完,眾人頓時一陣唏噓,要說馬茜麗也真是倒黴,這算是受了無妄之災,她壓根不知道張超以前還有個懷了他孩子的前女友,一想起這事就心裏格外憋屈。

唐賓這時勸道:“好了,好了,通過這件事,表姐你也清楚了這張超是個什麽樣的貨se,或者他對你也就是玩玩那麽簡單,幸好你們現在交往還不是很深,也算是不幸的萬幸。”

馬茜麗抹了把臉,委屈的說道:“你知道什麽呀,我的初吻已經被他拿去了。”

唐賓就笑了起來:“幸好隻是初吻,不是初夜,你就當被一頭豬給親了唄,沒什麽的!”

周晚晴在旁邊聽了就偷偷在他腰肉上扭了一把,怪他說話太隨便,這麽多人麵前就提初夜初夜的。

唐賓吃痛,等他要去抓住她手的時候,她已經放開了。

馬茜麗抽著鼻子哼了一聲,姚美琴則是一臉疼愛,同時對那張超滿心怨恨,小鎮裏麵都是鄰裏鄰居的,大家也都知道張超是他們馬家的毛腳女婿,可誰知出了這一趟子事,馬茜麗的名聲就不大好聽了,以後要再找個好人家就比較麻煩,到時候就會有些閑不住嘴的三姑六婆跳出來說:那什麽什麽時候,馬茜麗跟哪個男人曾經好過,後來分手了!

一想到這些,姚美琴都恨不得跑過去把張超給剁了。

馬茜麗憤憤的說道:“這混蛋居然還有臉說隻喜歡我一個,連孩子都有了……,男人真不是好東西,賓弟弟,你可千萬別學那混蛋三心二意,見異思遷!”

唐賓頓時尷尬的笑了笑,心裏想起了嫂子和李晶晶,還有最近老是在晚上發曖昧簡訊的葉雁,於是摸了摸鼻子道:“我怎麽會呢,嗬嗬,你弟弟我現在窮光蛋一個,哪有什麽女生會喜歡……”

“哼,反正你不能像那個家夥一行,不然表姐我敲的你滿頭包!”

這時候,唐賓感覺自己背後有人用手指戳了兩下,他當然知道是嫂子在偷偷作怪,然後感覺到她慢慢的在上麵寫起字來,等他仔細的辨認了一番,這才明白她居然用手指在他背上劃了幾個大字:花心大蘿卜!真的要這麽做嗎?”葉雁一臉堅持,道:“必須這麽做,小唐,我這實在是沒有辦法,就算我求你一次,好不好?”唐賓看了看放在辦公桌上那極其小巧的袖珍無線攝像頭,又看了看一臉懇切的葉雁,終於還是點了點頭。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唐賓就和葉雁一起出了辦公室,當然他和李晶晶打過了招呼,說是出去辦事。葉雁本來要開著她的寶馬去翠園小區,不過被唐賓阻止了,她的寶馬車太過顯眼,要是到了那邊被羅浩或者那個女人看見了,肯定會功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