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一百三十三章 唐家二叔

    

住自己的妹妹,可是他們現在不還沒有相愛嗎,所以也談不上擔這個罪名。不過在這之前,必須阻止妹妹去找別的男朋友,要不然就完蛋了,到時候什麽都白搭。”於是周晚晴悄聲問周晚濃:“妹妹,你長的這麽漂亮,在學校裏到底有多少人追你啊?”兩姐妹這種私房話說慣了,周晚濃也全不在意,笑道:“這我怎麽知道,總有那麽幾個吧,哎……,反正我見了他們就煩!”周晚晴道:“是啊,現在學校裏的男生能有幾個是靠譜的,你可千萬別被他們...不管唐賓怎麽“用刑”,周晚晴一口咬定從來沒有過什麽初戀,兩人在床上笑鬧了一番,直到唐心加入,幫著叔叔撓媽媽的癢癢,弄的大美人忙不迭求饒,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才作罷。

這周家兩姐妹也真是奇怪,周晚濃的腰側部位,唐賓上回撓了半天都沒反應,可是周晚晴隻要手指一碰上去就花枝亂顫,左右搖擺,似乎怕癢到了極點。

也許折騰了一天大家都累了,這一晚兩人就分別守在唐心小家夥的兩側,伴隨著外麵夜蟲鳴叫的吱吱輕音,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天剛放亮,幾個人還在床上呼呼大睡,唐賓的一條大腿斜刺裏橫在周晚晴的兩腿之間,一條手臂被她緊緊抱在胸口,而他的身上,唐心小公主像一隻小豬似的端端正正趴在上麵,一隻粉嫩的小手還拉著他的一邊耳朵,可是此刻門外的鐵門卻被人咣咣咣敲的震天響。

唐賓好半天才從睡夢蘇醒過來,動了動手臂瞬間就感覺到全是酥軟。

周晚晴也被敲門聲吵醒,閉著眼睛無限慵懶的嘟囔了一聲:“誰啊,這麽早?”

唐賓努力睜了睜眼睛,這才睡眼惺忪的深吸了口氣,隨口說道:“不知道啊,我們才剛回來一次,怎麽就有人找上們來了?”

“我起來去看看。”周晚晴說著就大大的打了個哈欠,唐賓轉過頭看了一眼,發現她一邊的睡衣吊帶從光滑細膩的肩膀上滑了下來掛在臂彎處,一隻軟綿綿白嫩嫩的大胸脯靜靜的趴在外麵,正貼著自己的胳膊。

這廝看的心癢癢,抽出手來一把就握在了上麵,卻發現粉團太大太柔軟,怎麽也抓不不過來,努力了幾次最後無奈放棄,轉而捏著那點殷紅,細細的摩挲,周晚晴被他鬧的難受,扭動了一下妙曼誘人的身姿,嗲聲嗲氣的嗯了一聲:“別鬧!”

她說著就拉開他的手掌要爬起來換衣服,結果被唐賓一手拉住,再次躺回了床上:“沒關係,不用理外麵的人。”

可是他的話剛剛說完,外麵就有呼喊聲傳到耳:“小賓,小賓,在不在,我是你二叔,快起來開開門……”

周晚晴耳朵豎了起來,迷濛的睡眼看了看唐賓,輕聲道:“好像是二叔哎!”

唐賓自然也聽到了,這時候就想起來昨晚上大姨拉著他說過的話,於是皺了皺眉道:“他們怎麽知道我們回來了?”

周晚晴道:“興許是昨晚看到這邊的燈光了吧,再說,昨天是爸媽的忌ri,他們肯定也知道我們會回來這裏住的,好了,我們起來吧,我去開門。”

這時,門外的叫聲更大了。

唐賓滿心不爽的把小唐心抱到旁邊,小家夥還是沒醒,砸了砸小嘴巴繼續呼呼大睡。

一邊穿著衣服,他一邊說道:“嫂子,昨天大姨跟我說二叔在打我們家這房子的主意,一會見了麵說話的時候留意點,這邊如果拆遷的話,咱們家或許還真能發一筆小財,到時候就不用這麽辛苦了。”

昨晚上一回家忙著收拾,後來又激情纏綿了一番,唐賓就把這件事給忘記了,這時候想到纔跟她說了起來。

“拆遷?”周晚晴顯然沒有聽說過這件事。

“是吧,好像是這麽說的,具體怎麽樣我也不清楚,假如按照我們家紅本上的麵積算,那還真不好說呢,哦,聽說還有安置房分。”

“真的假的?”周晚晴吃了一驚,眼神流露出一陣驚喜。

“不知道,嗬嗬,反正我們不賣這房子就是。”

說話的工夫,兩人都把衣服穿好了,周晚晴扶著唐賓下樓,至於唐心就讓她再睡一會。

“來了,來了!”

唐賓喊了兩聲,周晚晴就過去把鐵門打了開來,門口站著一男一女,都四五十歲年紀,穿著還挺得體,男的西褲白襯衫,女的花se長裙,正是唐賓的二叔二嬸,唐家青和徐妙芳。

“二叔,二嬸,你們起這麽早啊?”唐賓笑了笑說道。

“是啊,小賓,晚晴,昨天我和你二嬸去祭拜你爸媽的時候看到墳前有幾束鮮花,知道你們肯定回來了,結果敲了半天門也不見屋裏有人,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又找過來了,你們難得回來一趟,怎麽也要到二叔家去坐坐……咦,小賓,你腿怎麽了?”唐家青笑著說道,語氣聽上去異常親切,這時好像才發現唐賓左腿上的異常,不由吃驚的說道。

唐賓笑了笑,倒是沒想到他們還真去過自己爸媽的墳前了,去年的時候好像就沒見他們去拜拜。

說起這二叔二嬸,唐賓心裏還是有些怨言的。

當初唐父還在的時候,做到了鋼鐵廠的副總,手裏有一些權力,當時就關照著二叔讓他自己去弄了個加工廠,唐父則把一些業務上的小訂單交給他去做,在不違背原則的基礎上,著實讓這位二叔賺了不少,家產少說也是百萬上去的。

隻是唐家出事之後,當初唐崢急需錢來救治,唐賓和周晚晴到處借錢,可這位二叔就緊吧緊吧地拿了五千塊錢出來,再去借的時候卻推說全投在加工廠上了,連一千塊都拿不出來。

後來還是大姨那邊去幫忙又借了些錢才湊夠當時唐崢的手術費,隻是……最終還是沒有留下唐崢。

對於這件事,唐賓雖然沒說什麽氣話,但實際上的確很是寒心,乃至於後來兩年裏,即使回家了他也從來沒去過他們家,過年的時候也不太願意回到這裏來。

不過伸手不打笑麵人,何況還是自己的二叔二嬸,盡管他們做人做事不夠厚道,但畢竟也是親戚,唐賓淡淡笑了笑道:“奧……沒什麽事,不小心摔了一跤,快好了!那個……,昨天剛好碰到我外公外婆和大姨她們,就去那邊聚了聚,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就沒去打擾你們。”

唐家青嘴裏嘖了一下,說道:“怎麽這麽不小心,現在你們家就剩你一根獨苗了,自己出門在外的可要當心點。”

唐賓點了點頭:“嗯,我會的,謝謝二叔。”

徐妙芳這時候眯著眼睛笑道:“你們這兩年都不見人影,你二叔和我還老唸叨著,就怕你們在外麵吃苦受罪,回來了就好,趕緊去你二叔家坐坐,我們這麽早來敲門,就怕你們一早又走掉了。”

“是啊,小賓,你說你們出了門,我們卻連個電話都沒有,想聯係一下都沒辦法。”唐家青一臉埋怨的說道。

“嗬嗬……那要不這樣,午的時候我們就過去二叔家蹭飯,小家夥還在樓上睡覺,現在還沒醒呢!”唐賓笑了笑,指了指樓上。

“哎喲,晚晴你把女兒也帶來了,那太好了,現在應該快四歲了吧……那我們趕緊回去準備準備,你們一會早點過來。”

“好的,二嬸!”

等到唐家青和徐妙芳離去,周晚晴把鐵門關上,這才才拉著唐賓輕聲說道:“小賓,我們真要去二叔家嗎?”

唐賓聳了聳肩,拉著她手笑道:“去吧,也沒什麽的,又不是真的鴻門宴!”

周晚晴哼哼了兩聲:“真是鴻門宴倒那還好了,問題是還得賠笑臉迎著,怪沒意思的。”

唐賓安慰道:“最多我們稀裏嘩啦吃完,嘴巴一抹拍拍屁股走人,他們說什麽我們就嗬嗬,他們要問什麽我們就嘿嘿……”

他這話一說,周晚晴倒馬上咯咯咯的笑了起來,一時間花枝亂顫,在他身上拍了兩下。

兩人回到房間卻還不想這麽早洗洗刷刷,於是又脫了衣服睡起了回籠覺。

直到ri上三杆,門外一個稍顯沙啞的男聲在大門外喊叫:“二哥,二哥……”

那聲音大的跟殺雞似的,直接就把房裏的幾人給叫醒了。

“呃……好像是唐軍那小子。”唐賓伸了伸懶腰說道,唐軍是二叔家的兒子,也就是唐賓的堂弟,今年十六歲。唐賓對二叔二嬸有怨言,對這小老弟倒是沒什麽嫌隙,小的時候老是跟在他屁股後麵,在這偌大的院子裏亂轉。

唐心剛剛醒過來,眯著眼睛看著房門的方向,打了個哈欠問道:“媽媽,叔叔,外麵誰在叫?”

唐賓捋了捋她亂糟糟的頭發,發現小家夥嘴角還有口水,就又笑著幫她擦了一把,然後說道:“是心心的小叔叔,一會讓他陪你玩。”

“小叔叔?”小家夥迷茫了。

“我去開門吧,你幫心心慢慢穿衣服!”唐賓說著拿起柺杖往外走。

“你小心點,腿還沒好呢!”周晚晴在身後提醒道。

“沒事,我感覺好像快好了。”唐賓揮了揮手。

門開之後,馬上鑽進來一個一米七五以上,身材有點微胖的少年,笑嘻嘻的叫了一聲二哥,正是唐家青的兒子唐軍,濃眉大眼,樣子跟他爹有幾分相似,說起來唐賓上次看見他的時候還在兩年前,那會兒他身高還沒到一米七,沒想到兩年時間又長高了不少。

唐軍估計已經從父母那裏聽說唐賓腿受傷的事情,圍著他轉了一圈,笑嗬嗬的說道:“二哥,你這造型還不錯,跟鬼腳七似的。”

“滾你的!”唐賓笑罵了一句,提起柺杖作勢要打,“早上被你爸吵醒,現在又輪到你了,就不能讓人睡個安穩覺?”

ps:大家發現有什麽錯別字的,請給老秦留言!嘛像塊木頭一樣繃這麽緊,我背不住你,你可隻能慢慢像青蛙一樣再跳回去了啊!”像青蛙一樣?周晚濃聽了真是恨啊,這個家夥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不過,她的身體還是稍稍柔軟了下來。這時,前麵的唐心等在那裏,回頭向兩人招呼:“叔叔,你走快點,太慢了!”唐賓笑著看了看小公主,道:“好的,來了!”他說完就撒開腳丫,咚咚咚的跑了起來,這下子周晚濃受罪了,兩隻支撐的手臂根本不敢再按著,而是立即改為了圈住唐賓的脖子,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