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五十二章 陽台上的激情

    

乎的腳丫似乎鑽進了自己的褲管裏,在自己的小腿上輕輕摩擦。唐賓頓時楞了一下,抬眼看了看,馬上就看到李晶晶在偷偷朝他使眼se,頓時哪裏還不知道是她在搞怪。他偷偷瞄了瞄嫂子,看到她正在侍候小公主吃飯,而周晚濃隻顧著尋思如何排擠李晶晶,也沒有任何表示,稍稍放下心來。李晶晶的腳撫摸了一陣之後,就越伸越到裏麵,不過因為褲子原因,最終被擋在了腿彎處,於是她又把腳拿出來,隔著褲子伸到唐賓的大腿上,用腳掌來回廝磨他...唐賓的手臂用了些力量,周晚晴的身體就輕輕的趴了下來,一半身體壓在他的身上,兩團豐挺的柔軟擠壓著他裸露的肌膚。

由於天氣漸熱,唐賓晚上睡覺的時候並沒有穿任何上衣,實際上這廝特不喜歡穿著衣服睡覺,如果條件允許,他更喜歡裸/睡,因此即使唐心就睡在旁邊,他也是光著上身,這倒是方便了晚上偷偷摸進來的周晚晴。

唐賓的雙手輕易的穿過了嫂子睡衣的下擺,先在她光滑柔膩的背部一陣撫摸,發現沒有什麽障礙,顯然嫂子的衣服裏麵沒有穿任何內衣,他兩手一繞就抓到了兩座玉/峰,隻是她那d的巨大柔嫩,明顯不能一把抓住,擠壓出玲瓏的形狀和深深的凹陷。兩顆葡萄樣的存在,在動情之下堅挺傲嬌,在他手掌心中製造出迷人的觸感。

唐賓放開嫂子散發著芳香的滑/嫩小舌,雙唇滑過她的下巴,經過脖頸,身體往下一縮,就含住了一顆玉珠,輕輕地舔呧,磨咬,周晚晴被他挑弄的全身酥癢,特別是被含住的那處,更加如千撓萬搔,酥/到了骨子裏,上身一壓,就把整個玉/峰全都壓在了他的臉上。

一瞬間,唐賓就感覺鼻子裏全都是一片ru香,隻是嘴巴有些忙不過來,舔了這裏,就忘了那裏,他的大手滑入她的翹臀,透過睡褲的鬆緊帶,直接抓到了那兩瓣豐腴,頓時滿手都是柔軟,一塌糊塗,似乎整個手掌都要被陷了進去。手指一撥,撫過那深深的溝壑,落在青草蔓延之地,裏麵已經流水潺潺,四溢芳香。

周晚晴在喉嚨深處發生一聲沉悶的呻吟,由於怕吵到睡在旁邊的唐心甚至是隔壁的周晚濃,她死死的忍住,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隻讓脖子盡力後仰,咬著牙關顫抖。

唐賓將她的褲子褪到了腿彎,身體再一次下滑,這次居然將腦袋滑到了嫂子的兩腿/之間,伸出舌頭輕輕往上一舔,就親到了滿嘴芬芳。

直到唐賓將整條舌頭滑進了她的水簾幽徑,周晚晴才豁然驚覺,她有心想阻止說那裏髒不要舔,可是唐賓下一個刹那在裏麵一個舌頭翻身,就將她的話打落了肚中。

唐賓的舌頭就像一條怪蟒,在她體內搗鼓翻騰,惹得她那裏的軟/肉一陣陣抽搐,整個人都像升到了半空中。隨著他那濕潤、溫熱、粗糙的舌頭輕攪,她的心也一次次的上下拋動。

周晚晴的手扶著床頭,半跪在床上,任由唐賓在下麵用自己的舌尖蹂躪,成熟的嬌軀一次次輕顫,晃得床也有些抖動。

忽然,唐心小小的身體翻了一個身,驚的兩人瞬間停止了動作,直到確定她沒有醒過來,唐賓才從掃資深蝦爬出來,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他的房間外麵有一個小小的陽台,現在半夜三更的也不怕有人會看見,所以他抱著嫂子就開門走了出去,順手再把門關上。下一刻,唐賓就唰的褪下自己的內褲,早已成了鐵棒的火熱毫不停留的衝進了她的幽徑。

“哦!”

周晚晴終於發出了一聲壓抑的低吟,雖然剛才唐賓的靈活的舌頭弄得她水橫溢的幽暗之地一陣舒坦,就想著唐賓的那根寶貝玩意再用力一點,再進去一點;她將雙手搭在欄杆上,豐滿的臀部高高翹起,任唐賓每一次力挺就深深到底;修長的大腿深夾,讓裏麵的腔/肉緊緊地咬合著下身處的棱子,每次抽出來都刮的他一陣咬牙切齒。

如此深距離的交流,撞擊的臀/肉啪啪作響,裏麵的小嘴巴深深的吸扯著唐賓的分身,而他每一次碰撞到花瓣之心,都讓她心都快要飛出來,根本堅持不了多久,沒幾下之後,周晚晴就渾身急顫了起來,緊咬龍身的地方一陣一陣抽搐,吞噬著他的巨大。

不過,周晚晴始終壓抑著自己的聲音,真的忍不住的時候也隻是發出瞭如同貓叫般的呻吟。

唐賓也好不到哪裏去,今天白天被李晶晶誘惑了兩次,兩次都差點噴吐出來,這一次被嫂子夜襲,更加激情無限,深交了幾下就感覺來臨,被她達到高峰時的吞吐刺激的下身一陣急跳——

“不要在裏麵!”嫂子匆匆提醒。

危急時刻,唐賓把自己的下身整條吱的一聲抽了出來,帶起白湯無數,又急擼了兩下,遂咻咻咻的越過陽台護欄,she入了半空中……

唐賓大口喘息,外麵有涼風吹拂,下麵的物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成了綿軟狀態。

周晚晴轉身投入他的懷抱,閉著眼睛什麽都不說,享受著愛愛後彼此的溫存。

第二天,唐賓和周家兩姐妹哪也沒去,周晚濃的腳傷稍微好了一點,在廚房裏研究了半天新菜式,而唐賓自然是首席試菜師!結果傍晚的時候,幾個人飯都沒吃就已經飽了。周晚濃要回去學校,因為腳傷唐賓就負責送她回宿舍,上一次的公交車讓兩人心有慼慼,於是在門口打了輛計程車直奔江州師範。

送到七號女生宿舍樓下的時候,周晚濃看了看唐賓,眼神有些複雜,說不上心裏是什麽滋味。

“你上去吧,走樓梯小心點,再摔一跤可就沒人揹你了!”唐賓調侃道。

一說起揹她,周晚濃就止不住想到昨天在他背上意外高/chao的事情,頓時有些羞惱,輕哼了一聲,甩著馬尾辮扶著樓梯上去了,走到二樓的時候,她又忍不住走到陽台邊向下張望,看到唐賓的已經往回走,高大的身影漸行漸遠,情不自禁的歎了口氣,然後猛的搖了搖頭,往自己的宿舍一拐一拐的走去。

星期一,唐賓踩著時間到了公司,李晶晶也恢複了上班,兩人偷偷打情罵俏了兩句之後,就各自去忙自己的工作。因為在皇甫集團,每週一都是最忙的時候,要寫工作計劃,要開周例會,還要統計上週的工作內容……反正一堆事情。

而唐賓現在當上組長之後,這些零碎的工作也就更多了,基本上自己幹技術的機會很少。

在開完周例會之後不久,葉雁把他叫進了經理辦公室。

“小唐,你看一下這份檔案,然後告訴我你的想法。”葉雁指著辦公桌上一份大概有五六張a紙的檔案說道。

唐賓看到她一臉嚴肅的神情,當下也不敢怠慢,伸手拿起檔案就要翻開閱讀,不過這時葉雁又說了一句:“在你閱讀這份檔案的時候,公司保密原則即行生效,所以關於這份檔案的內容,絕對不能泄露出去半分!”

“呃……”唐賓愣了愣,需要這麽隆重的表明一下保密原則,那這份檔案應該就不同尋常了,他也沒有多作猶豫,點了點頭就翻開了檔案。

【點選跟收藏不符啊,大家看書的朋友,看到如此high的份上,能不能隨手加入一下您寶貴的書架,就在每章最下麵那裏,或者書頁的加入收藏,然後老秦召喚一下紅票子】起跟風。“你罵我是狗?”小太妹顯然動了真火,可是看到旁邊出來評理甚至指指點點的人越來越多,她似乎也有些hold不住,se厲內荏的喊了一句:“我坐不坐牢,管你屁事啊?”此刻,那半躺在地上的黃毛小年青看到小太妹被唐賓纏住,又激起了公憤,於是趁著空隙一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撥開人群就沒命的逃跑,一轉眼就拐進了一個巷子,不見了。眼睜睜看著黃毛跑掉,小太妹氣得要死,頓時把一腔怒火全都撒在了唐賓身上,可是邊上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