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五十七章 誰動了我的臀部第二更

    

己還是學曆最低的,而且工作時間也不是很長,按怎麽算這個職位都輪不到自己,不是因為感激自己那才叫怪了。葉雁看看他,停頓了一會,就先笑了起來,道:“好吧,我承認,這其中有一部分我的私人原因,不過第一,你們組那麽多人一直沒有設立組長的職位,這在我看來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姑且不去管上一任的研發部經理是出於何種原因,但是既然被我知道了,肯定是要設立起來的;第二,你的人事檔案我瞭解過,雖然是江州大學本科畢業生...一個衛生護墊?!

唐賓當場就呆住了,手腳僵在那裏,連下麵那個**的東西都定住了。

周晚晴也感覺到他的變化,抱著她的脖子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我的紅顏知己來了!”

唐賓苦笑了下,將手從她小內內裏麵抽離出來,摟著她的腰道:“沒關係,下次好了。”

周晚晴翹起瓊首在他嘴上輕輕一啄,柔媚的眸子眨了眨,然後……唐賓就感覺自己硬/漲的部分被一雙芊芊素手握住,撫弄了兩下,接著自己的短褲就被剝了下去,頓時一根殺氣衝天的凶器“騰”的一下彈了出來,周晚晴單手抓住,細嫩的手指在上麵撩撥了兩下,然後抬頭極度媚惑的翻了他一眼,蹲下身去,檀口輕張,含住了怒放的先頭兵。

“噝——”

溫潤,濕滑的紅唇包住他分身的刹那,唐賓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一股襲遍全身的舒坦感覺由下而上衝入識海。

周晚晴捲起舌尖在上麵輕舔了一下,頓時有種奇異的酥麻sao/癢好像從心底裏冒了出來。她的舌尖沿著那道軌跡舔了一圈,讓他的棒棒糖直接變到了最大,然後被鼓著腮幫吞下了半根……

唐賓半躺在沙發上,火熱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嫂子的紅唇,情不自禁的伸手按住了她的瓊首。

“咕嘰,咕嘰……”

周晚晴扶著他的凶器根部,輕吞慢吐,一下一下的進出,隨著唐賓按在她腦袋上的手越來越有力,每次進入的深度也越來越多,到最後幾乎整根都吞了進去。雖然,這讓周晚晴喉嚨口異常難受,但是看到他舒爽至極的神情,她還是強自忍住了,繼續動作。

“嗯——!”

唐賓已經快到崩潰的邊緣,臀部不斷的挺動,讓那股馬上就要來臨的yu望更加強烈,幾分鍾之後……

“啊”一聲,唐賓尾椎骨一酸,超級凶器在嫂子的口腔裏連續跳動了起來,大股大股的jing華噴薄而出,差點嗆的她暈過去。

she擊那一刻,唐賓槍口正在她的喉嚨口,她是想吐出來都來不及,結果就全都衝進了肚子裏。

等到他把還是**的伸縮棒抽出來的時候,周晚晴忍不住嘔了一下,趕緊跑進洗手間吐口水,喉嚨口那滑膩膩的味道實在太難受了。

唐賓舒坦了以後,把短褲拉上去,徑直跟進了衛生間。看到她吐的難受,他心裏閃過一絲歉意,從後麵抱住她的媚腰,深情的喚了一聲:“大寶貝!”

周晚晴漱了漱口,嗔羞的回首望了他一眼,“真是個壞家夥!你壞,它更壞!”

唐賓嘿嘿一笑:“我還以為你挺喜歡它的。”

兩個人一番清洗之後,回到房間相擁而眠。

第二天醒來,葉雁慢慢的睜開眼睛,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潔白的天花板,於是她就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心想自己千方百計從法國運回來的那盞琉璃水晶燈去哪裏了?然後她轉了下腦袋,看到房間裏麵的擺設,這才知道自己是睡在了一間客房裏。

隻是在此時此刻,她完全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麽到這裏來的。

突然,她意識到好像哪裏不對勁,用手在被窩裏麵摸了摸,頓時驚的睜大了眼睛。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身上光溜溜的,不但衣服沒有穿,就連內褲也不見了。

“這是怎麽回事?”

這個發現讓葉雁大吃一驚,轉頭看看旁邊,沒有人!隻是另一張床上的被子有些淩亂,枕頭也被扔在了一邊。

“難道有其他的人睡在這裏?”

葉雁有個不太好的想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麵,好像沒有什麽被侵犯過的痕跡,可是下一秒鍾,她感覺自己的臀部有點不太一樣,似乎很是疼痛。

“唰”的一下,她從被窩裏爬了起來,光著身子想衝進衛生間,不過剛剛走了兩步,馬上停下來側著耳朵聽了聽裏麵有沒有動靜,她有點害怕房間裏真的還有其他人。不過還好,裏麵沒有動靜,門也是開著的,並沒有什麽人在裏麵。

她光著身體轉過來從鏡子裏麵檢視自己的臀部,紅紅的兩個手掌印——

“啊——?!”葉雁情不自禁的輕呼了一聲,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誰動了自己的臀部?她愣在那裏極力思索,可除了還記得昨天跟臨時專案組的人員一起吃飯喝了不少酒之外,什麽都沒有想起來。

“唐賓,找唐賓!”

葉雁意識到找唐賓應該能知道點什麽,甚至她心裏還在想,如果真是唐賓動了自己的嬌臀,那該怎麽辦?這麽一想的時候,她忽然自己也嚇了一跳,因為她心裏似乎沒有什麽憤怒,而且還有點隱隱的期待……可要是不是唐賓呢,是個別的什麽人把自己給……

等她開啟自己的包包,卻怎麽也找不到手機的時候,這纔想起來昨天接了那個討厭的電話之後,自己一氣之下把手機給摔了。

她無語的坐倒在床上,手提包也被扔在一邊,想了想就拿起房間裏的固定電話,撥通了客房服務熱線——

“喂,你好,這裏的客房服務電話,請問有什麽需要幫您?”對麵是一個說話聲音很溫柔的女服務員。

“你好,我想請問一下,我這間房開房的人是誰?”

“……好的,您稍等!……您好,開這間房的人是一個叫唐賓的先生!”

“真的是唐賓?”葉雁放下電話之後喃喃自語,看了看旁邊的那張床,“莫非昨天晚上他就睡在這裏?”

葉雁思chao萬千,呆呆的想了半天,卻不知道究竟想了些什麽;最後低頭看了看自己赤果果的嬌柔身軀,一隻手慢慢的伸到自己下麵的花房幽穀,緩緩的揉動了起來……

而唐賓在一大清早還沒睡醒過來的時候,接到了一個電話!

這廝上一週加班太厲害,嚴重缺少睡眠,昨天被嫂子傾情一吻之後,直接抱著她沉沉的睡了過去。

“喂!?”唐賓眼睛都沒有完全睜開,抓了手機就按了接通鍵。

“唐賓,你還在睡覺啊?”一個女人的聲音從那麵傳來。

迷迷糊糊中,唐賓也沒注意聽,半夢半醒的回答:“啊,是啊,你哪位?”

女人的聲音道:“不會吧,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唐賓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稍稍清醒了一點,拿開手機看了眼螢幕,“咦,秦海燕,是你啊?”。話一出口,旁邊頓時又散開了一點,很多人一臉鄙夷的看著那公司職員。“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的手都抓在護欄上!”公司職員連忙搖頭,一臉的膽怯。“不是你還有誰?”唐賓不鳥他,手一伸就抓住他胸口的衣服,拖了過來,動作彪悍的要死。公司職員差點嚇尿,從來沒碰見過這麽凶的猛人,生怕等一下這男人就會下手把自己給打殘了,連忙指了指旁邊的裝修工人,大聲叫道:“不是我,是他,我看到是他摸的屁股……”這下子,大家又齊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