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六十八章 姐你要相親嗎第三更

    

金馬獎實在對不住你!”唐賓抬頭看了一眼,發現葉雁果然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於是嗬嗬一笑,馬上放下電話,舉手跟李晶晶互拍了一掌。原來這個所謂的張經理電話,根本就是子虛烏有,是李晶晶自已捏造出來的,目的就是幫他擺脫葉雁的毒舌。說起李晶晶,她跟唐賓是四年大學的同班同學,在大學的時候,兩人就是無話不說的死黨,畢業後又一起進了皇甫集團,所以兩人之間的默契,自是勿用罷疑。“怎麽樣,昨天又到很晚才睡?”李晶晶說話...“放開我!”

小太妹用力掙了一下,把胳膊從唐賓手上掙脫了出來,冒火的煙熏妝眼睛惡狠狠地盯了他五秒鍾,咬牙切齒的說道:“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哼!”

隨著哼的一聲,小太妹重重的在他腳背上踩了一腳,這才掉轉身揚長而去。

“嘶——”

唐賓抱著腳跳了起來,這一腳踩的可不輕。

葉雁過去扶著他的手臂,語露關心的問了一句:“怎麽樣,你沒事吧?”

唐賓苦笑了一下,放下腳,道:“還好,應該沒事,這野丫頭可真下的去腳。”

葉雁也抱怨道:“這小姑娘也太那什麽了吧……”

戲碼落幕,邊上圍過來的人群也漸漸散去,兩個人獨處,葉雁趕緊放開唐賓的手臂,就跟剛剛做了賊似的往左右看了看,滿臉古怪。

這時,唐賓的手機響了起來:“捉泥鰍,捉泥鰍,我們一起去捉泥鰍……”

剛纔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把手機開了起來。

聽到他這樣的手機鈴聲,葉雁偷偷用眼角瞥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麽,臉上不由自主的紅暈了起來。

“喂,晶晶!”

打來電話的是李晶晶。

一聽晶晶兩個字,葉雁的臉se就馬上變了變,本來羞意盎然的俏臉上頓時變得悻悻然起來,心裏也瞬間覺得空落落的樣子。

“唐唐,都快下班了,你跟葉經理去哪了,什麽時候回來呀?”

“呃……馬上就要回去了,不過等回到公司的時候,估計要有點晚了……”他這麽說的時候,不經意低頭看到褲襠上那一片濕痕,雖然已經快要幹的差不多了,可是在淺se的布料上麵卻留下了明顯的痕跡,心裏咯噔了一下,趕緊又說道,“那啥,晶晶,我這突然還有點事情,可能會比較晚,要不這樣,你先回家吧,我們明天再一起去吃晚飯,你看行不行?”

“啊——,這樣啊?”李晶晶顯然不太願意,不過也沒辦法,於是說道,“那好吧,那回頭簡訊聯係。”

“嗯,回到家就給你簡訊。”

“那你一會小心點……還有,要想著我!”

“沒問題!”

江州師範學院,七號樓。

周晚濃正在和自己的姐姐通電話,她上週末的時候回老家,聽到了一個巨驚人的訊息——

“姐,我告訴你啊,老媽正在忙著給你準備相親呢!”

“什麽?”周晚晴吃了一驚,心裏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上次明明自己已經說了不想這麽早再談感情,老媽這個人還是憋不住。

可是,自己和小賓之間的關係又不能跟她明說,就怕說了之後老人家氣出病來。

周晚濃道:“姐,你自己是怎麽個意思,也同意相親嗎?”

周晚晴沒好氣的說:“我能有什麽意思?”

周晚濃以為姐姐真願意去相親,頓時有些急了,她心目中的理想姐夫可是唐賓,至於以前真正的姐夫唐崢,她還真沒多少印象,姐姐結婚的時候她正在讀高中,學業特別緊張,跟他根本就沒見過幾次。

她轉了轉眼珠,說道:“姐,我幫你看了,那些相親的物件可全都是歪瓜劣棗,不是身體有缺陷,就是年紀一大把,姐,要是老媽打電話給你,讓你回去相親,你可千萬別同意。”

在她眼裏,那些人可不就是歪瓜劣棗!

周晚晴在那頭笑了笑,道:“知道了,妹妹!以後媽要是再有這樣的事情,你可記得提前通知我。”

“沒問題。”周晚濃頓了頓說道,“對了,唐家小哥回來了沒?”

“沒呢,聽說今天要晚點回來,他現在公司裏升職做了個組長,每天都忙的很……你找他有事?”

“沒有!”周晚濃趕緊笑著打哈哈,“我能找他什麽事,就是隨便問問。那……姐,沒事我先掛了。”

“行,你自己在學校注意身體。”

掛完電話,周晚濃就在心裏尋思,姐姐說的話好像模棱兩可啊,到底她願不願意相親呢?要是老媽非逼著姐去,而姐姐又勉強答應,甚至剛好碰到個還過得去的男人,那豈不是……

“不行,不行,得找個法子讓她取消這個念頭……這個死唐賓也真是的,跟姐姐一個屋簷下住了這麽久,難道就沒產生出那麽一點點的……愛情?莫非他不行?”

可是一想到這裏,她就想起那次在公交車上跟唐賓肉擠在一起的場景,他那根堅硬粗長的東西就好像現在還頂在她羞人之地一樣,頓時心裏亂七八糟起來,哪裏是什麽不行?

這時,寑室門開啟,進來一名稍微有些發胖的女生,也是住一起的室友,叫陳潔。

陳潔進來後就笑眯眯的走到周晚濃床前,手裏也不知道從哪裏拿出兩張票來,說道:“晚濃,這個……我這剛好有一張後天張學友演唱會的門票,那個,我沒空去,就……送給你吧!”

周晚濃看了看她,寑室裏另外那個圓圓娃娃臉的苗苗出口笑道:“陳潔,你什麽時候這麽忙了,連演唱會都沒時間去?”

陳潔一臉漲紅,我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苗苗道:“怕又是哪個晚濃的追求者托你轉交的吧,說,這次是誰,你拿了什麽好處?不然的話……嘿嘿嘿!”

她說著從床上跳了下來,把寑室門堵住,一臉壞笑,“晚濃,我們怎麽泡製她?”

周晚濃眼睛眨了眨,道:“剝光了,把她身上所有的毛都剃掉,然後……”

陳潔渾身一激靈,趕緊躲到自己床上:“不要,不要,我說……是毛昌,他也給了我一張演唱會門票!”

周晚濃生氣道:“怎麽又是他!”

她心中暗想:上次都犧牲了自己的初吻來騙他們,這個人怎麽還不死心……誰稀罕什麽張學友演唱會……咦,演唱會!?

尋思了一會兒,周晚濃對陳潔道:“你要是把他手上的票也拿來,姑娘我就勉強收了,不然的話……,票不要,你的大刑繼續伺候!”

“別別別,那個……我去還不成嗎?”陳潔萬般委屈的說道,一想起剝光了衣服然後的……“酷刑”,她就沒了脾氣。

看著她一臉憋屈的走出寢室,苗苗咯咯咯的笑了起來,笑了一陣之後說道:“這個陳潔,真是受不了她,老是被誘惑,間接來禍害我們倆……對了,晚濃,你要那票幹什麽?該不會是……嗯……,去約你的那誰,唐家小哥吧?”

周晚濃被她說的有點臉紅,道:“別瞎說,我另有用處!”

頓了頓,抬頭看了看苗苗,一臉深意的說道:“倒是你,小sao蹄子,昨天我可看見了,邵某人可是從外麵送你回來的,怎麽樣,不會已經好上了吧?”

“哪裏有,還在考察期呢!”苗苗扭捏的說道。

“考察期?那就是不遠了呀……哼哼,我是明白了,上一次你答應郭峰去外麵吃飯,敢情是為了刺激這個邵某人吧?”

苗苗臉se紅暈的看了看她,說不出話來。你就多買點食材唄,讓我一次可以做個夠。”“……”另一邊,唐賓接到了李晶晶的電話——電話接通,唐賓道:“喂,晶晶,你找我有什麽事嗎?”李晶晶在那頭說道:“沒事就不能找你啊?你上回不是說,資訊站的專案交接完了之後,讓我請你吃大餐嗎?怎麽樣,今天晚上有沒有空?”唐賓輕擰了下眉頭,道:“今天晚上可能來不及了,我今天在心心的外婆家,現在還沒回江州市呢,要不改天怎麽樣?”“這樣啊,那好吧!”李晶晶的情緒明顯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