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八十一章 你蹲下來點

    

會,還要統計上週的工作內容……反正一堆事情。而唐賓現在當上組長之後,這些零碎的工作也就更多了,基本上自己幹技術的機會很少。在開完周例會之後不久,葉雁把他叫進了經理辦公室。“小唐,你看一下這份檔案,然後告訴我你的想法。”葉雁指著辦公桌上一份大概有五六張a紙的檔案說道。唐賓看到她一臉嚴肅的神情,當下也不敢怠慢,伸手拿起檔案就要翻開閱讀,不過這時葉雁又說了一句:“在你閱讀這份檔案的時候,公司保密原則即行...吃完飯,唐賓就站起來道:“我現在去買鎖,晚上就把它換掉,不然我們這有個人怕是連廁所都不敢上了。”

他跟周晚濃鬧慣了,剛纔看到她那個樣子的時候的確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吃了餐飯,中間插科打諢之後,那種尷尬的情緒也就過去了。

“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誰知道你會不會在買鎖的時候故意做什麽手腳,我得跟去監督你。”周晚濃放下碗也站了起來說道。

“真是狗咬呂洞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唐賓翻了翻白眼說道。

“就咬你!”周晚濃氣鼓鼓的露出一口小白牙,裂牙利齒的上下咬了幾下,發出磕磕磕的聲音。

周晚晴笑了笑,看看兩人道:“那你們就一起去吧,剛好妹妹你一會幫我帶兩塊毛巾回來,路上小心點,快去快回。”

坐在旁邊的唐心叫道:“叔叔,我要吃巧克力!”

“好!”

走到樓下,周晚濃哼了一聲對他說道:“大se狼,你走到前麵,咱們保持五米距離。”

唐賓無奈的說道:“我說你至於嗎,不就看了一眼而已,又沒少塊肉!再說了,你上次不也看到我的……了嗎,咱倆這也算扯平了是不是?”

唐賓一提起上次那件事,周晚濃就想起他拿著自己的小內內放在鼻子嗅的場景,還很無恥的放進了自己的褲襠裏,頓時就更加來氣,“反正你就是一大se狼,下流卑鄙無恥,披著羊皮的狼。”

得到她這樣的評價,唐賓真是要指天罵娘了,無力的說道:“丫頭,你這麽說也太那什麽了吧,再說我要真是這樣的人,你還敢跟著我出來?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啊?”

“怕什麽,我纔不怕你呢?”

“你是不怕我,還是不怕我吃你?”

這句話一出口,唐賓就後悔了,貌似跟小姨子這麽說太不合適了。

果然,周晚濃變的滿臉紅暈,低聲啐道:“還說不是大se狼!我就怕你在家把我姐給騙了,所以我纔要監督你!”

唐賓苦笑不得,心說你姐姐我還需要用騙的嗎,她早就是我心愛的女人了,哥哥我心疼還來不及呢!

想是這麽想,嘴上卻說道:“你一說騙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上次半夜三更的把我騙出去,存心耍我玩的是吧?”

周晚濃嘟囔:“你本來就不在家,是在跟狐狸jing約會……”

“啊?”唐賓這才明白,原來這丫頭早就知道自己當時是跟晶晶在一起了,“原來你真是故意……,那啥……你這麽做,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去死吧,我會愛上你這隻se狼?”

“那最好了,我還真怕你愛上我,不然我得天天吃止疼藥。”

“為什麽吃止疼藥?”

“頭疼啊!”

“混蛋……”

兩人走到超市,先是去選了一把很厚實的門鎖,按周晚濃的意思,這樣的鎖以後就不怕壞了;然後又去給周晚晴拿了兩塊毛巾,在經過農副食品區的時候,小丫頭走不動道了,看看這樣喜歡,摸摸那個也要,結果兩個人就買了一大堆的食材,整整三個超市袋。

出來的時候,唐賓隻能拿兩個,另一個就交給周晚濃了,可是盡管如此,她還是覺得太重,走一段歇一段,不停的抱怨:“手指頭都要斷了!”

“誰讓你買那麽多東西的……我們走後門好了,近一點!”

翠園小區有道後門,從這裏回家相對路程比較近,就是那條路比較小,而且旁邊沒有路燈,黑漆漆的如果一個人走在那就會覺得心裏滲得慌。

兩人一走進後門,看到前麵黑燈瞎火的路,周晚濃就覺得腳底心一陣涼氣冒上來,緊緊的走在唐賓旁邊,不停的左看看又看看,生怕哪裏會冒出來什麽東西似的。

唐賓就開玩笑道:“你怕什麽,這是小區裏麵,你還以為真有鬼啊?”

“我……哪怕了,我這是夜盲症,沒有光線我就看不清楚。”周晚濃狡辯道。

“好吧!”

轉過一個彎就有房子出現,不過這邊的路燈似乎也壞了,隻有幾十米外有一盞昏暗的燈光照到這邊,依稀能看清點路。本來周晚濃是走在唐賓旁邊,可是她總覺得背後涼颼颼的,就走到了他的前麵。經過一幢單元房的時候,這丫頭忽然一聲驚叫,手上的超市袋啪嗒一下扔在地上,媽呀一聲轉頭就撲到唐賓的身前,兩隻手緊緊的抓著他的衣領。

“幹什麽啊,你?”

唐賓抬頭看了看,頓時心也狠狠跳了一下,單元門口居然並排放著兩個花圈,花圈的中間模糊可以看到貼著黑白的照片,隻是上麵的人影是看不清了,花圈下麵放著一個火盆,裏麵的冥紙早已成為灰燼,不過黑漆漆的也看不到裏麵的情況。

“這裏居然死過人了!”

“沒事,沒事,不就是花圈嗎……”唐賓安慰著,將一個袋子給她,自己去撿地上的袋子。

幸好,超市袋沒破掉,也沒東西掉出來。

周晚濃一隻手抓著他不肯放開,兩人剛剛走了兩步,突然“吱啊”一聲,單元門口的一扇門開啟,一個人從裏麵走了出來,黑乎乎的隻能看到一張蒼老月白的臉。

“啊——啊——!”

兩個人同時驚呼了一聲,這一回連唐賓都嚇了一跳,連忙抓住周晚濃的手拔足就跑。

可是周晚濃顯然被驚嚇到了,兩腿邁不開,她自己也著急的直冒汗,最後一隻手往唐賓的脖子上一勾,兩腳一跳就用大腿夾住了唐賓的腰部,讓他帶著自己跑。

“哪來的小混蛋,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嗎?”

後麵傳來一個老年男人無比響亮的聲音,想來那老頭也被兩人一聲喊給嚇到了,腎上激素飆升,乃至聲音也特別洪亮。

跑了一陣來到路燈錚亮的地方,唐賓才呼哧呼哧的停了下來,周晚濃還驚魂未定的掛在他脖子上,兩條豐腴的美腿夾的唐賓腰都快斷了。

剛才處於驚嚇中,唐賓還沒覺得什麽,可現在確定那是人不是鬼,頭上又是路燈照著,恐懼的心情褪去,就感覺到小姨子鼓囊囊的胸部緊貼在自己的胸膛,雖然沒有她姐姐那麽洶湧,可是觸感上還是非常有料,軟綿綿的不禁心裏一蕩,而且她青chun的吐息噴在自己的臉上,濕濕熱熱的如蘭似麝,頓時讓他的心都癢了起來。

下麵的要害處馬上就膨脹了起來,雖然對麵的女孩算是自己的小姨子,內心覺得這樣非常不應該,可是身體的本能反應,他也無能為力。

“喂,你不是說要離我五米遠的麽?”唐賓仰起頭看著離自己隻有幾公分遠的俏臉,笑了笑說道。

周晚濃驚魂的表情褪去,換來的是無比羞澀,臉紅紅的咬著櫻唇不敢看他,兩條腿鬆了鬆就打算滑下去。

可是剛剛下去了一點點,周晚濃就感覺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忽然像是碰到一個障礙,硬邦邦的抵住了自己,一瞬間她就覺得自己全身像觸了電一般激靈了一下,臀部的肌肉立刻收緊,同時腹股溝的神經也緊張了起來,她趕緊又夾住腿往上攀了攀,將自己的臀部遠離那個可惡的地方,同時臉se紅的都快滴出血來。

唐賓也感覺到了那刹那間的接觸,柔軟的一頂差點讓他獸血沸騰,趕緊努力壓下那種衝動,不去想身上掛著的妙人。

“大se狼!”周晚濃在心裏罵了一句,聲如蚊蠅的說道:“你……,蹲下來一點。”

上次在他的背上丟掉了一次高chao,已經讓她非常害羞,都不敢去想,這次要是再發生點什麽,她都覺得沒臉見人了。

唐賓依言彎腿蹲了下來,周晚晴兩腳著地趕緊鬆開了抱住他的手,拎著袋子就往前走。膚說道,“大寶貝,想我了沒?”說著就要湊上去吻她。周晚晴吃吃笑著躲開,身體扭來扭去,嘴上道:“纔不想你這個大酒鬼!”唐賓不肯罷休:“啊,說我是大酒鬼,你完了,我要狠狠的懲罰你!”他把撫摸著她腰部的雙手往下一滑,就抓住了她萬般誘人的圓臀,雖然已經揉捏了很多次,但是唐賓覺得這個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玩多少次都不會覺得膩,揉了兩下順勢往自己下身處一按,那柔軟的小腹和下麵的部位就跟自己緊密貼合,本來就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