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九十九章 中海招標會第三更求票

    

上輕點了一下,滿臉暈紅的小聲說道,結果自己敏感的耳朵被他用牙齒輕齧,慢慢摩挲,一瞬間她的靈魂都要飄起來了,可是唐賓咬了幾下之後突然就不弄了,轉而隔著睡衣在她胸脯上親了幾下,最後就放開了她。&的眸子看到他一臉壞笑,又見他用眼神瞄了瞄小家夥,周晚晴真是氣結,咬了咬下唇,偷偷曲起一根手指,在他的小腦袋上彈了一下,然後吃吃笑著跳下床逃了開去。“真狠心哪!”唐賓張了張嘴,一臉委屈的揉了揉下麵,然後一翻身抱著...今夜星光明媚,月se如水,有清涼的夜風輕輕吹拂,樓下的幾棵老樹發出沙沙沙樹葉搖擺的聲響。

“嫂子……”

兩個人都趴在陽台上,過了一會,唐賓輕輕喚了她一聲,他心裏決定把自己和李晶晶的事情毫無保留的全部說出來,他真的不是有意想隱瞞她,可是看到她現在的樣子,比一刀殺了他還要難受。

“噓——,小賓,你不覺得今晚的月se很美嗎?一輪圓月,懸掛枝頭……月有yin晴圓缺,人有喜怒哀樂,此事古難全……”周晚晴將一根手指放在唇邊,幽幽的說道。

唐賓猜不透她話中的意思,可越是如此,越是心裏不是滋味,緊緊地握著她的手,一刻都捨不得放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周晚晴輕輕一歎,道:“小賓,再過段時間,就是爸媽的忌ri了,我想回去看看他們,還有他!”

唐賓眉頭深鎖,心頭劇跳,他覺得這一刻自己就彷彿像要失去她了一樣。

“不知不覺他們離開快四年了,你……你也終歸會離開我的嗎?”她說著這句話的時候,身子禁不住有些顫抖。

唐賓猛然環抱住了她,就像一頭受傷的野獸,喉嚨裏低沉的吼道:“不會,我說過一定不會離開你,除非,我也跟他們一樣,……”

後麵的死字並沒有說出口,她的一隻小手迅速遮住了他的嘴巴,借著月光,他看見她眼裏晶瑩的淚花,無聲的滴下,落在她秀美的臉龐上,就像掉進了他的心裏,“咚”的一聲,卻彷彿被一顆子彈擊中,整個心都在撕心裂肺的痛。

他顫抖著伸手去擦幹她的眼淚,不想卻越擦越多,最後像絕了堤了江水,滾滾而下。

她將自己的臉埋在他的胸口,伴著哭腔說道:“我知道……這不是應該屬於我的幸福,可我總是很傻很天真的……說服自己去相信,我以為……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這一刻真正到來,為什麽我的心還是很痛……”

“其實,我和晶晶……”

她的手再次捂住了他的嘴巴,輕輕的搖頭:“你不要說,我不想聽!我隻想做一個傻女人,屬於你的傻女人……”

唐賓無言以對,隻是緊緊的抱著她,抱著懷裏這個心愛的女人,讓她盡情訴說心裏的苦楚。

兩個女人,都是他無法割捨的摯愛,放棄哪一個都會讓他痛不yu生,他曾經試過放棄,但是很無奈,那就像失去了自己的半條命一樣,人生也失去了大半的se彩。

他也沒有說對不起,這不是一句對不起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心裏如果沒有刻骨銘心的愛,誰也不能承擔這樣的傷痛。

終於,她哭的累了,發泄的也累了,他輕輕的抱起她,回到自己的房間。

燈光下,他看到自己的胸口有一處紅se的牙印,那是她發泄時留下的,裏麵火辣辣的痛,鮮紅鮮紅的血印,就像一朵嬌豔的玫瑰花。

“無論發生什麽事,我都不會離開你!”

“就算你不要我,我也不會放手……”

這一夜,他靜靜的抱著她,柔柔的看著她,輕輕的撫摸著她,直到……沉沉睡去!

接下來的兩天,唐賓都在忙碌和緊張中度過,中海的銀行監控人臉識別係統專案招標會將於週三九點鍾,在中海通匯大廈一號會議室舉行,皇甫集團對這一次的專案招標也是傾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所有的專案招標需要一律開啟綠燈,葉雁在週一的時候也恢複了上班,親自對這次的參與招標進行把關。

週二下午,參與這次招標的全部專案組成員在市場部經理馮國慶的帶領下,一起踏上了前往中海的征途。

葉雁因為某些原因,沒有一起同往。

第二天,招標會開始,通過市場部人員的滲透瞭解,皇甫集團這次競標的主要競爭對手,隻有兩家,其他的全都屬於陪襯,沒什麽競爭力。

其中一家是中海本地的安防企業,叫大安股份,另一個是廣州那邊的公司,叫三樹集團。

實際上,投標的標書在兩天前就已經送到了負責招標的管理人員手中,鑒於這次皇甫集團提前得到了那份紅標頭檔案,而葉雁對此次招標的提前量預估也非常到位,唐賓和專案組成員這一次的專案方案書還是準備的比較充分,在唐賓的手裏,還有一份標書的輔助檔案,但也是整個專案的核心,是關於此次專案中人臉監控識別的實際技術引數,已經一些實驗資料。一個專案招投標,招標方除了考察投標方方案書的內容和企業實力之外,特別是這一類技術專案,對其技術核心資料也是非常重視的。

坐在招標會議中心,除了那些陪襯之外,每個人都比較緊張,劉菲菲坐在位置上一條**止不住的抖抖抖抖抖,唐賓就坐在旁邊,被她抖的心都要毛起來了,於是就用手碰了碰她,說道:“你幹嘛老抖啊?”

劉菲菲看了看他,低聲道:“我緊張啊!你不緊張嗎?”

唐賓道:“我比你更緊張,這可是我們辛苦了這麽長時間的成果,一旦落選可就算全功盡棄了……但你也不能抖,你再抖抖,抖的我結巴了,一會上去演說說不出來,我找你負責!”

這時馮國慶說道:“小唐,其實也不用太緊張,我們私下對大安和三樹都有過瞭解,方案書根本沒法跟我們相比,技術上麵應該也沒有我們準備的完善,所以這次招標如果沒有什麽變故,中標屬於板上釘釘的事。”

唐賓和馮國慶並不算熟,聞言就笑了笑道:“希望是吧!”

李晶晶坐在旁邊偷偷捏住唐賓的手掌,給他打氣加油,這時招標方開始發言,介紹了一下專案招標會議的情況,對一些官方需求做了一些補充,最後就是所有人關心的話題,招標入圍的企業……

果不其然,入圍企業還是眾望所謂,安防行業的三根支架:皇甫、大安、三樹,還有一家是京城的普利通公司。

接下去就是入圍企業的人員對專案方案進行解說,以及對技術核心方麵的內容詳細描述。

皇甫集團是按照順序的第一家,唐賓深呼吸了一口氣,帶著手裏李晶晶溫柔的觸感,昂首大步登上了演講台。

說實話,唐賓心裏挺緊張的,工作到現在還沒經曆過這種商場上的正式交鋒,他原先都是在技術部門默默耕耘,這種拋頭露麵的機會真的絕無僅有,但是現在作為專案的技術負責人,就必須承擔起這樣的責任,他自己對這次招標也投入了相當大的希望,成功之後就是代表著升職加薪和美麗新生活,失敗……意味著打回原形,所有努力化為泡影,安心在皇甫集團做一個小組長,或者,還有被撤職的可能。

他一步一步上前,臉上努力保持一種淡淡的微笑,這對他來說不算難事,做酒吧服務生的時候就練就了一張假麵孔,極力將心中對於事件成敗後的得失拋之腦後,盡力扮演一個演說者的角se,場下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注意在這個看上去並沒有多大年齡的男人身上,一米八的個頭,非常正式幹淨的西裝領帶,臉上淡淡而自信的笑容。

邊上有記者將攝像頭對準了他。

沒錯,因為這是一次高規格,甚至高影響度的銀行業安防監控龍頭專案,很大程度意味著今後安防行業的重新洗牌,所以很多電台記者紛紛到場,對此聚集關注的還有一大部分股民,因為這次的招標結果,極有可能影響到各大安防企業的股市行情。:“姓羅的,是你自己在外麵金屋藏嬌包二nai,不要把別人都想得跟你一樣齷齪,我和雁姐什麽事情都沒有!”他這麽說的時候,心裏想到那天在衣櫃裏跟葉雁的激情接觸,不過那個……不算吧!“什麽?”羅浩怒瞪著眼睛,看看唐賓,又看看葉雁,“好你個賤人,你連這種事都告訴這個小白臉了,還說自己是清白的,他媽的給老子戴綠帽子還反咬一口,我……”話還沒說完,唐賓就上去在他腿上踢了一腳:“嘴巴放幹淨點,你做的那點破事,還...